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飛鷹失事定軍心 蔡英文:做領導人,沒有把自己放在悲傷裡的權利
2020.01.21
11:16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回憶起事故發生當日心情,蔡英文說,「到了確認以後的那個心情的確是很糟糕的,不過,我知道我不能糟到說,我自己跑去躲起來,我必須要站出來,把這整個局勢穩定下來。」

 

猶記得2020大選前,發生飛鷹國殤舉國哀戚,身為三軍統帥的蔡英文與總長熟識,心中悲痛的她深知當下亟需穩定軍心。她昨(20)日接受政論節目《新聞面對面》及《新台灣加油》專訪都提到總長沈一鳴,蔡英文表示,發生這樣的事情,眷屬的心情非常哀痛,軍心也某一程度會感到傷感,「但是我知道做領導人,沒有把自己放在悲傷裡的權利,所以我把自己拉出來。」

 



蔡英文在《新台灣加油》專訪中提到,她幾次跟沈一鳴遺孀互動,深刻感受到軍眷很辛苦,沈一鳴的夫人說她最常看到的是沈一鳴的背影,這也道盡許多軍眷每天的承受。

 

蔡英文並首度曝光沈一鳴母親寫給她的話,「怨親平等,希望寶島讓全世界變成美麗愛心遍佈,仇恨是不需要的」,提醒總統不管是「對我有怨恨的人,或者對我親近的人,都要平等對待他們。」蔡英文表示,總長的母親在失去自己的兒子後,卻仍寫出這樣話,讓她十分感動,而這也是台灣現在最需要的。

 

被問及追思晚會當天抱住沈一鳴遺孀時是否哭泣,蔡總統說,其實她最激動是第一天,但她身為領導人,沒有把自己放在悲傷裡的權利。

 

在《新聞面對面》專訪中,小英也聊起沈總長,她表示,「沈總長其實我是蠻熟的,因為我們常常一起開會,他不論是做空軍司令,或者說國防部副部長,或者是總長,我們經常是在一起開會的。」

 

小英接著回憶起事故發生當日心情,「第一個時間的感覺是說,就是期待說,他不會就這樣走掉了。雖然第一個時間我有訊息進來,但是我還是要求他們再確認…但是到了確認以後的那個心情的確是很糟糕的,不過,我知道我不能糟到說,我自己跑去躲起來,我必須要站出來,把這整個局勢穩定下來。」

 

蔡英文表示,確認以後,車子就開到宜蘭去了,「那我在車上我就想到說,這是一個蠻悲傷的事情,幾乎是一個國殤,第一時間我就決定說,我們所有軍事機構都下半旗。軍人為了保衛這個國家,他們隨時都有性命的危險。」

 

當時,蔡英文也體認到,發生這樣的事情,眷屬的心情非常哀痛;軍心也某一程度會感到傷感,「因為總長是每一天看到的人。所以那個時候穩定軍心,然後把悲傷的情緒…但是我知道做領導人,沒有把自己放在悲傷裡的權利,所以我把自己拉出來。」

 

蔡英文表示,「我覺得國防部長表現很好,因為他跟總長的感情更好,他是強忍著他自己心理的悲痛…」

 

飛鷹失事後,蔡英文總統代替總長走完原訂路程,對於外界有人質疑那個過程是選戰幕僚的考量,小英搖搖手說不是,「因為那些士兵們都在等總長,沒有等到。」、「其實是我跟部長在談話的時候,他說他要找個時間,去替他走完,我是講說部長你要去,那我們就一起去。」

 

 

顯圖擷取自新聞面對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