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Parasite寄生上流」好導演與好劇本相遇創造南韓電影傳奇
2020.02.11
10:15am
/ 林楚茵
在韓流電影站上世界高點之前,韓國影視圈不是沒有問題,一連串壓力下韓星偶像憂鬱症自殺層出不窮,大財團把持的經紀公司不乏逼迫藝人簽下「奴隸條款」與從事性交易的醜聞,而「寄生上流」赤裸描述南韓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看似誇張卻又是真實的存在...

 

這幾天有兩個英文單字成為網路熱搜,一個是NCP,中國官方宣布將「武漢肺炎」暫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英文簡稱NCP,中國就怕成為笑柄硬逼國際社會改名,但不管是叫新冠肺炎還是武漢肺炎,中國政權醜態畢露歷史不會忘記;另外一個單字是「Parasite」,英文原意是寄生蟲,但它是南韓電影「寄生上流」的英文片名,拿下第92屆奧斯卡四項大獎,包括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導演與最佳影片,這一刻將南韓影視成就在推向新高峰,也讓南韓傲視全球。

 



羞辱中國的是它自己

 

「武漢肺炎」讓中國蒙羞了嗎?一個帶有地名稱號的疾病單字並不會讓一個國家受辱,過去我們知道「日本腦炎」、「德國麻疹」,但是從不會認為這個兩個國家「不衛生又沒水準」,更不會歧視這兩國人民,而武漢肺炎發生至今讓全球不滿的,是中國企圖隱匿疫情的態度,以及原本應該是維護全球健康的WHO,竟然變成協助中國擦脂抹粉的魁儡組織,說到底,羞辱中國的是中國自己而不是一個英文單字。

 

寄生上流創下首部非美語發音「最佳電影」

 

南韓電影「Parasite寄生上流」打破奧斯卡過去對語言與種族的玻璃天花板,不只拿下最佳國際電影;它描寫「一個社會兩個世界」,極力諷刺貧富差距的劇情,奪下最佳劇本;導演奉俊昊則奪下最佳導演,獲得頒獎典禮全場起立鼓掌的肯定,而讓全球影視圈不得不豎起大拇指的是,韓國電影創造了一個傳奇,拿下首部非美語發音的「最佳電影」,奉俊昊在頒獎典領上激動的說:「劇本寫作的過程永遠是寂寞的,我們從沒寫出代表我們國家的劇本。這是南韓的第一座奧斯卡獎。」Parasite這個單字創造的第一,讓全球都必須對南韓拍手肯定。

 

 

(圖片:「寄生上流」拿下第92屆奧斯卡四項大獎。)

 

批判階級議題巧妙笑中帶淚

 

早在去年「寄生上流」上映之時,屢創新高的票房就攘人感受到它的來勢洶洶,拿下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時,評審團9票全體一致通過,影展主席形容:「這是一部非常在地的電影,又能不帶批判地揭露全球皆然的問題,精彩且俐落地展現電影的本質。」「寄生上流」讓我們感受到,一部好劇本,不論是什麼膚色的演員主演,不論他們說的是哪國語言,都能成就一部引起共鳴的好電影;而導演奉俊昊用黑色喜劇的嘲諷手法,講述貧富差距的悲哀,笑中帶淚又充滿懸疑片的刺激感,明明早能預料結果,卻又感到無法預測,目不轉睛地看到最後一刻,這是奉俊昊的好功力,好導演讓好劇本發光,也難怪奧斯卡讓四座大獎通通頒給「Parasite寄生上流」,南韓電影也被推向一個新高峰。

 

(圖片:講述貧富差距的悲哀,笑中帶淚又充滿懸疑片的刺激感。)

 

赤裸描述真實存在的貧富差距

 

在韓流電影站上世界高點之前,韓國影視圈不是沒有問題,一連串壓力下韓星偶像憂鬱症自殺層出不窮,大財團把持的經紀公司不乏逼迫藝人簽下「奴隸條款」與從事性交易的醜聞,而「寄生上流」赤裸描述南韓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看似誇張卻又是真實的存在,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社長一家,單純天真的外貌下,行為中卻隨時散發著對貧窮的歧視,即使幫傭一家人都知道唯有依附著「地面上」社長一家才能活,但在內心裡也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取而代之的美夢。逆境中的人想往上爬,富有者永遠想保持自己的優越地位,「寄生上流」說的是韓國社會的故事,也是所有的人性故事。

 

 

(圖片:「寄生上流」赤裸描述南韓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

 

「一位好導演能把一個好故事說得讓全世界感動」,台灣也曾經感受過這樣的榮耀,李安、侯孝賢都是享譽國際的知名導演,讓台灣透過電影被全世界看到,而「好劇本就算換成不一樣的語言述說依舊感人」,台灣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命中註定我愛你」也都曾改編成其他國家的偶像劇播出,但「過去的曾經」能否再度發光,台灣的好劇本與好導演能否持續出現,政府除了給予補助,還能做些什麼?當韓國電影站上奧斯卡榮耀的這一刻,我們有多遠的差距?下一個屬於台灣展現榮耀的英文單字會是什麼?

 

 

(圖片來源:Parasite / 기생충) 

 

林楚茵
資深媒體人。採訪了四次總統大選,以及多場立委與地方首長選戰。心中最愛「美食與旅行」,長期關注韓流與日劇,時尚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