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艱辛歲月的溫馨留念
2019.03.21
15:18pm
/ 劉錫輝
個人與國家密不可分,時代不能分割,劉錫輝的人生旅途,象徵了兩岸關係不能分割;八十多年的艱辛歲月,八萬多里的坎坷路,從中國大陸到台灣,再從台灣到美國。人生如夢!

 

個人與國家密不可分,時代不能分割,劉錫輝的人生旅途,象徵了兩岸關係不能分割。八十多年的艱辛歲月,八萬多里的坎坷路,從中國大陸到台灣,再從台灣到美國。人生如夢!這個夢美不美?很難説!從「不志願兵」變成正牌的「職業軍官」,是參加過金門島兩次戰役的倖存者,是國防科技研究發展的參與者。五年前偶然的機緣出版了回憶錄,公開了深藏不露的傷痛及揹負著「不共戴天」的枷鎖,向政府陳情,試圖撫平傷痛及掙脫枷鎖,歷經五年而不得,只能以文字自行療癒,再集結出版為文集,打算自行解脫揹負著的枷鎖,放下它!可是,這個國家又冒出來一個「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感受到相對的不公不義,遂在《蘋果日報》及《風傳媒》發出多篇不平之鳴。對所謂「轉型正義」,提出「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感嘆!

 



懇切呼籲化解因228事件所產生的仇恨

 

從1949年到2019年距離整七十年,從那個荒謬的年代,到這個吊詭的年代。如今,「二二八事件」的喧嘩,對筆者已經產生免疫力,不再感染悲憤情緒,發生不平之鳴,反而以〈兩岸關係與轉型正義──兼向彭蔭剛先生進言〉一文提出懇切呼籲:彭孟緝將軍和胡璉將軍都是那個年代,對保衛大臺灣有重要貢獻的將領,國事亂如麻,難免功過交雜相織。如何讓受難者家屬走出悲傷,是一件浩大工程,所謂轉型正義,相信全國人民都會支持。筆者並以先父被胡璉第十二兵團部隊殘殺,胡璉將軍孫子胡敏越牧師親筆寫公開信致歉一事作參考,呼籲彭蔭剛先生代表彭孟緝將軍對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家屬,表示慰勉,化解仇恨,為兩岸關係稍盡棉薄,共同祝福兩岸中華兒女,共享和平快樂的生活。

 

參與研發中科院院長贈天劍飛彈模型

 

中華民國國防部1967年成立中山科學研究院籌備處,1969年7月1日中科院正式成立,初期設三個研究所:第一所核能研究所 ,第二所火箭研究所 ,第三所電子研究所。筆者在國立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就讀時,接受中科院籌備處的學雜費用補助,1969年畢業後便進入中科院第二研究所工作。

 

1978年11月美國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撤軍、廢約」,1979年1月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1982年8月上海簽訂《中美就解決美國向臺出售武器問題的公告》,中科院必須自力研發飛彈計畫,自1981年即同時進行天弓飛彈、雄風飛彈及天劍飛彈之研究發展工作。筆者參與天弓飛彈研發工作。

 

1987年政府開放老兵赴中國大陸探親時,筆者雖然已經限齡退伍改為聘任人員,卻仍然受到限制,不准去大陸探親。筆者是1949年隨軍離開大陸,懷念年老的母親卻不能探視,時常覺得焦慮不安。當年中科院為了減少人員的流動性,聘任合約中有提前離職要罰三個月薪資的規定,我的聘任合約尚未期滿,遂以身體健康不佳為由提出辭呈。

 

1992年2月15日,我被核准資遣,沒有被罰款,還領到10萬多元資遣費。離開中科院前一天,向院長劉曙晞上將辭別,承蒙賜給我溫馨的留念,原訂二所老同事在石門活魚餐廳的歡送餐會,改為院長劉曙晞上將設宴餞行,二所老同事作陪,並贈送天劍飛彈模型當作榮譽紀念品,上面銘刻著「錫輝同志榮退 中山科學研究院 院長海軍上將 劉曙晞敬贈 81.2.14.」。

 

(圖片:天劍飛彈模型上面銘刻著「錫輝同志榮退 中山科學研究院 院長海軍上將 劉曙晞敬贈 81.2.14.」) 

 

 

 (圖片來源:劉錫輝提供

 

劉錫輝
國軍退役上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