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台獨頑固份子」名單是中國向國際社會「求和」
2020.11.20
12:11pm
/ 溫朗東
想要被中國列入台獨名單,讓中國「認證」自己是台獨份子的台灣人,恐怕要失望了。這份名單為了避免造成恐慌,人數必定不會多。

 

中國研擬「台獨頑固份子」名單,在我看來,是在香港的中國利益團體對北京的「建言」,是試圖淡化港版國安法,向國際社會「求和」之舉。

 



11月15日凌晨四點,港媒《大公報》號稱從「權威渠道」獲悉,中國有關方面正在研擬台獨清單。這份報導號稱獨家,但內容語焉不詳,沒有獨家消息應該有的人事時地物等細節。報導第二段開始,從2005年的第十屆中國人大通過《反分裂法》說起,一路說到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中國人大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如果沒說這是一份新聞報導的話,還以為是給中國法學院學生的補習教材。 

 

一份獨家報導,就算無法曝光消息來源,至少也會有一些故事細節,才能採信於公眾,也讓當權者知道「我手中真的有料」。細看這份獨家報導,內容乏善可陳到只剩下「標題」有新聞價值。這是疑點之一。 

 
疑點之二,是中國鷹派官媒《環球時報》在11月16日下午發出一篇社論《「台獨」頑固分子清單體現歷史的正義》,裡面一段話提到了行政院長蘇貞昌:「島內蘇貞昌之流的惡劣『台獨』表現早已世人皆知,他們近期『修憲謀獨』的策略在島內外被廣泛識破。制定清單,就是對這些『台獨』頑固分子及其金主等主要支持者的嚴正警告。」 

 
這段話邏輯不通之處在於,中國不滿台灣由本土政權執政,想要扶持親中政黨上位,早就不是新聞。因此,以行政院長蘇貞昌為例,反而顯得奇怪。應該說,以中國對台獨份子的定義,蘇貞昌不在名單內才是新聞。清單應該要有一連串的人名,結果只舉出一個理所當然上榜的蘇貞昌,這就好像說我說正在研擬一份去大賣場的購物清單,卻只列了一項「停車費」,這不是廢話嗎? 

 
從《環球時報》的社論反而可以看出,這份清單根本還沒著手進行。 

 
中國色厲內荏老調重彈 

 
疑點之三,是中國政府的反應。11月17日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彭博社記者問發言人趙立堅:「台灣陸委會就『台獨頑固分子清單』制定事,指責大陸方面試圖煽動兩岸對立情緒,破壞台海和平穩定。你對此有何評論?」趙立堅打起了太極,只說:「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中方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堅定不移。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行徑都不可能得逞,必將是死路一條。」「關於你提到的具體問題,建議你向中方主管部門詢問。」 

 
趙立堅的第一段回答,基本上是廢話。第二段回答,則是在丟皮球,當然也可能是中國官方不認為台灣事務是外交事務。但在11月18日的隔天,中國國台辦發出新聞稿,發言人朱鳳蓮說:「極少數『台獨』頑固分子公然挑釁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行徑絕不能容忍,對他們及其金主等主要支持者依法予以打擊,目的是維護台海和平穩定和兩岸同胞的切身利益,廣大台灣同胞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 

 
朱鳳蓮的這段回答,已經不算是「疑點」,而近乎是明示了,列清單不是為了「抓人」,而是為了「求和」。朱鳳蓮說「廣大台灣同胞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已經是極其明顯的說詞,講更白一點,中國就要沒面子了。 

 
會讓中國沒面子的大白話是:我們知道港版國安法讓很多人不敢來香港,讓國際社會特別是台灣人感到害怕。但是你們都不來,我們在香港的權益會受損。所以我們考慮列出一份清單,你人在清單上,就不要來了,來了我就抓。你人不在清單上,要來沒關係,我們不會怎樣。港版國安法立都立了,我們是不可能收回的,但是港版國安法包山包海,會讓全地球的人類都可能被莫須有入罪,所以我們要偷偷做點補充,列個清單讓它具體一點,請大家放心。 

 
這段大白話,也不只是我個人的揣測,《環球時報》在11月16日還有一篇報導,採訪了中國國民黨總統初選人張亞中,他說:「『清單』可以理解為北京還未從軍事、經濟上啟動全面對抗『台獨』舉措情況下的一種『打點不打面』策略。」 

 
從張亞中的「打點不打面」,到朱鳳蓮的「充分保障廣大台灣同胞」,是中國一貫的色厲內荏,表面上罵台獨份子,其實是要縮小港版國安法的打擊範圍,避免惡法造成的國際聲譽及連鎖性傷害。 

 
港版國安法讓在港中國權貴失了裡子 

 
港版國安法在今年六月底通過之後,國際社會一片譴責,歐美紛紛祭出包含經濟措施在內的各項對中制裁,這會大幅衝擊到中國國企及銀行透過香港自治地位,向世界吸納資金的功能,等同於廢掉了中國利益集團向西方世界爭取投資的主要管道。 

 
其次,港版國安法造成台灣人不敢赴港,事實上台灣遊客是香港除了中國遊客外的最大宗,是日本、韓國旅客的1.2倍左右,而旅遊業將會連動到零售業與就業人口,因為疫情關係,香港今年經濟成長率預計是負6到8%,香港7到9月的失業率到達6.4%,是十六年來的新高,而且到年底也不見起色。 

 
也就是說,港版國安法讓習近平賺了面子,卻讓香港的中國利益集團失了裡子。一旦香港在國際上的經濟特區地位喪失、旅遊人口銳減、零售業凋零、失業率持續上升,終將會連鎖反應到股市及房市上,造成中國利益集團放在香港的資金大縮水。於是他們得要《大公報》向北京提出「建言」,請求北京在港版國安法的執法上高抬貴手,列個名單,只抓名單上的人就好(而這些被列入的人,例如蘇貞昌,當然也不會去香港。)而北京也採納了這項建言,不過還是得嘴上譴責台獨份子一下,以免讓習近平太沒面子。 

 
因此,想要被中國列入台獨名單,讓中國「認證」自己是台獨份子的台灣人,恐怕要失望了。這份名單為了避免造成恐慌,人數必定不會多。 

 

至於國際社會能不能接受「列名單」這種淡化港版國安法的「中國式求和」,恐怕要等到疫情退去後,過個幾年,看香港政府執法的狀況而定。但以港府打壓民主自由的惡言惡行來說,想要透過「打點不打面」來縮減港版國安法對香港、對台灣、對世界的危害,只會是中國自欺欺人之舉。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