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政治風氣暴力化:韓柯市長忘記自己也是執政者?
2019.07.23
12:26pm
/ 黃麒儒
在目前韓柯粉橫行的趨勢下,加上施政滿意度低落,韓柯已經變成「無能、無理、粗魯、散播仇恨、販賣對立」政客的代名詞,這兩位台灣最重要直轄市的首長,如果還不能節制,那終究會被人民用選票制裁。

 

最近香港的情勢有惡化的趨勢,台灣政壇也因為柯文哲市長跟韓國瑜市長的砲火,而瀰漫一股殺戮氛圍,但兩位市長似乎忘記了當家不鬧事的道理。

 



韓國瑜市長:罷韓被霸凌、老天淹水先罵中央

 

上禮拜國民黨初選民調揭曉,韓國瑜市長正式成為國民黨2020年總統大選提名人,至少目前還沒有懸念。但隨著韓國瑜政策跳票不斷、登革熱疫情,以及雨災等因素,民間團體發動的罷免活動得到更多認同與參與。然而韓粉不是省油的燈,言語攻擊支持罷韓的女大學生、在協助罷韓連署的高雄店家臉書fb留言謾罵、對商店粉絲頁刷負面評價給低分,到升級成寄冥紙涉嫌恐嚇等。這已不是單純政治理念差異的爭吵,而是霸凌、恐嚇。

 

也許是接連施政不順,或團隊沒辦法鎖緊螺絲的關係,從上次美濃因大雨淹稻田造成農損後,這次719市區多處淹水,韓國瑜第一時間又同樣沒到場坐鎮救災,引起更多高雄市民反彈。但與韓國瑜常說的「愛與包容」相反,韓市長一開口就對中央表達充分不滿,又是開口指責中央只針對高雄,又是搞不清楚既有的淹水補助規定,自己還沒勘查完災情,提出具體補助區域、對象、數字等,就又急著要中央快給錢,一副是中央故意讓他做不好市長的樣子。

 

韓國瑜市長的行為對韓粉有多少示範作用不可得知,但韓顯然忘記自己是市長了,對市民的不滿、失望、受到的傷害,應該是站在第一線,第一時間苦民所苦才對,怎麼好像搞的好像還在當立委「平常跑攤,有事就質疑政府」,完全對自身市長身份沒有自我認知。莫怪乎鐵粉講不出施政亮點,只能到處霸凌、散播對立。

 

柯文哲市長:民調老是老三,拼粗口最後一搏

 

柯文哲市長在民進黨與國民黨初選當中,都被當成民調的對比對象,也因此成為受災戶,因為兩黨做了將近3萬1千份的超大型民調,民調方法還涵蓋市話、手機,以及戶中抽樣的複雜方式,幾乎在樣本數與統計方法上,對柯文哲參選總統蓋下科學認證的必敗徽章。

 

面對這種局勢,除了積極尋求第三方勢力整合,或者對郭台銘董事長招手外,柯文哲市長也積極對蔡英文總統與韓國瑜市長提出反擊,試圖挽回頹勢,但反擊手法卻非常不恰當。他先是批評民進黨「說謊成性」,後又說蘇貞昌院長「有夠不要臉」,然後又用「草包、菜包」來侮辱韓國瑜與蔡英文,還說韓國瑜書讀的不夠沒資格當總統。這些一連串的發言,又沒有道歉的意思,以一個成熟政治人物來說,可以說不是完全失控,就是完全失格。

 

柯文哲市長跟其支持者,尤其是柯粉,喜歡無端侮辱別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前立法委員姚文智就被謾罵過是「廢物」,甚至市長的母親也公開罵過姚文智。柯文哲老是把「失言」當有趣、當成賺媒體聲量的工具,這是公眾人物最壞的示範。如果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政客想紅,那可以理解,但已經當滿一任首都市長,每年都要給無數學子頒獎的人,至今還以這種方式在製造聲量,只因民調穩居老三失去總統選舉的門票,就用這種霸凌、言語暴力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這豈能不受譴責?

 

韓柯政治學:言語暴力化、行為霸凌化,這是台灣新政治嗎?

 

韓國瑜市長就任6個月多,容或有市政不熟悉的地方,但韓國瑜不是陽春政治人物,曾經從政、管過北農、自己也是一個父親。自己帶頭放任粉絲橫行,市長不明究理就發火、要錢,粉絲無理霸凌、辱罵不同立場的市民及做生意的店家,一個高雄市的大家長,這些行為模式繼續下去只會引起更激烈的對立,這可不是《心經》裡提到的智慧。柯文哲市長,失言、罵人、粗口,言論涉及歧視女性等,也都已經被討論爛了卻沒見到「改變成真」;又,身為一個教授卻經常罵人智商低、沒讀書,這是徹底的傲慢。這可以自稱「非典型」政客,但這可不是一個首都市長的「典範」。事實上,無論韓或柯,都肯定不是台灣新政治的典範,在目前韓柯粉橫行的趨勢下,加上施政滿意度低落,韓柯已經變成「無能、無理、粗魯、散播仇恨、販賣對立」政客的代名詞,這兩位台灣最重要直轄市的首長,如果還不能節制,那終究會被人民用選票制裁。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