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中國美元不夠?小心亞洲金融風暴+金融海嘯的中國版
2019.08.16
15:41pm
/ 黃麒儒
今年底匯豐銀行的財報揭露很重要,若美元不足屬實,則香港本身的外匯存底也會不足,同時連動中國的美元外匯不足的話,則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韓國國家破產的事件將可能發生在中國及香港,若受金融大鱷或禿鷹攻擊則會讓事情加速惡化,進而影響所有中國周邊國家。

 

最近香港反送中抗議越演越烈,新加坡星展銀行對香港經濟成長下修至0,預估這是十年來最差的情況。香港是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的經濟型態,換言之是對香港在相關行業今年的獲利情況看壞。以港股而言,今年6月反送中抗爭至今,已蒸發超過5千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5.75兆元,可見衝擊之大。



 

香港匯豐銀行借美元給中國?

 

然而,從金融市場的角度來看,除了反送中事件外,較受人矚目的大事件是香港匯豐銀行執行長佛林特(John Flint)於8月4日閃辭,匯豐大中華區行政總裁兼匯豐銀行(台灣)董事長黃碧娟於8月10日突然宣佈請辭,以及亞太區首席風控長馬凱恩(Mark McKeown)於8月12日宣佈今年底退休等這三起重要人事案件。

 

為什麼香港匯豐銀行這三個人事案件特別重要,因為香港匯豐銀行是香港法定的港幣發行銀行之一,香港發行港幣是嚴格與持有的美元數量相掛鉤的。就在這三個人事案之前,美國華爾街人士才盛傳中國跟香港借了4千億美元的無擔保借款,這傳言背後的意義在於,中國的美元外匯存底可能不足,如果不能改善,將缺乏足夠的美元進行對外付款擔保,這等於是國家財務的破產。

 

因此,今年底匯豐銀行的財報揭露很重要,若美元不足屬實,則香港本身的外匯存底也會不足,同時連動中國的美元外匯不足的話,則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韓國國家破產的事件將可能發生在中國及香港,若受金融大鱷或禿鷹攻擊則會讓事情加速惡化,進而影響所有中國周邊國家。

 

中國外匯存底的結構:美元夠用嗎?

 

彭博社專欄作家波丁(Christopher Balding)今年1月指出,中國的外債有62%屬於短期債務,預估今年必須還款約1.2兆美元。根據日本大和證券的估計,中國的對外債務如果加入未被計入官方負債的部分(亦即從香港、紐約,或加勒比海島國等境外金融中心的借款),總債務在3兆至3.5兆美元左右,而整個中國的外匯存底截至今年7月止也不過3.2兆美元,也就是說,扣掉短期要還的錢,其實中國的外匯存底不夠高。

 

無獨有偶,中國7月份的外國直接投資金額(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約80億美元,是2019年以來的新低點,與6月份相比只有一半,這是外國投資放緩的訊號。再從新興市場資金外流情況看來,從去年10月到今年6月都呈現股市資本外流的現象,並以中國為首,直到7月中國股市才有資金回流。目前趨勢看來,中國資金外流的情況極可能還在惡化。

 

資金外流,為了抵銷拋售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力道,以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中國今年除了實施更嚴格的外匯管制,只能不斷消耗手上美元。如同前述,中國必須持有足夠的美元才能避免政府破產,因此近期中國人民銀行放手讓人民幣大幅貶值,並超過1美元兌人民幣7元的重要關卡,這表示中國人民銀行維持匯率的能力已不足。換句話說,人民幣大貶證實了中國資本外流持續,中國手上的美元有流動性不足的問題,亦即中國的美元外匯不夠用。

 

美元外匯存底不夠會發生什麼事?

 

這些問題可能導致中國及香港破產,另一個問題是衍生企業債務違約的連鎖反應。近幾年中國企業債務違約的情況越來越嚴重,2018年信評公司惠譽(Fitch)發表統計報告指出,中國去年有45家企業所發行的117種債券宣告違約,這些違約債券本金餘額達1105億元人民幣;今年到7月為止已有42個發行單位,共97種債券共7百億元人民幣違約,其中有89家民營企業;同時越來越多中國企業向外國投資人借錢,導致中國企業美元債務餘額逐年增加。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統計,截至今年上半年為止,中國外幣貸款8187億美元。當人民幣貶值時,這些以美元計算的債務,將變成企業更嚴重的負擔,換言之增加了中國企業的違約風險。這對中國經濟有何影響?

 

當企業違約大規模發生時,則以這些企業的股票、債券所包裝的金融投資商品也會崩盤,而在中國這些被稱為理財商品的金融投資商品,除了賣給專業投資人之外,過去透過中國社會電子支付蓬勃發展的潮流,以螞蟻金服的「餘額寶」與騰訊的「零錢通」模式,大規模滲透超過7.5億中國用戶,讓這些人以小金額的方式投資各類型基金。光這兩家累積的投資規模即達2.5兆元人民幣以上,占中國基金整體行業規模五分之一。

 

也就是說,當經濟蕭條造成企業大規模違約,令各類型基金收益率下降,甚至淨值(價格)下滑時,等於讓中國人存在電子支付內的存款縮水。一旦人們因此大規模贖回基金,首當其衝的是螞蟻金服及微信可能發生流動性不足問題,間接影響提供基金的各家銀行的流動性不足。這種社會大規模的資金短缺,等於大規模銀行擠兌的網路版。當銀行發生流動性不足、資金緊縮,除了對違約企業要求更多擔保品及還錢外,也會緊縮放款給企業,進一步影響經營良好的企業,再令經濟惡化。

 

中國「欠條」經濟進行式:企業違約會發生連鎖反應

 

企業違約除了直接影響銀行外,也會影響它的供應鏈,因為中國企業現金短缺的問題,成了企業與企業間的負債經營模式。紐約時報日前報導,中國金融體系內流通2千億美元的商業承兌匯票,亦即企業給其他廠商的「欠條」,例如中國最大房地產商恆大地產的欠條就有2百億美元之多。因此,只要有大型企業倒閉,很可能造成資金斷鏈的連鎖反應。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是經濟惡化的向下螺旋,尚未涵蓋人民消費萎縮的效果,至此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金融海嘯。

 

結論:這些數據與分析是最壞的打算,並非必然發生,但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韓國人也認為自己的國家會破產是笑話一則,而2008年金融海嘯以前,美國人甚至多數機構投資人,也認為美國房市崩盤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美元外匯夠不夠的問題,顯現中國政府才是中國經濟的最大風險,因為操作透明度低及政治目的導向太過。這也是台灣對中國經濟依賴的最大風險,不是我們顧好自己就可避免的事,除非我們能重新盤點台灣對中國經濟、金融的所有曝險,並重新分配走向世界,否則中國政府這種一昧拼政治的態度,終將讓台灣人嚐到惡果。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