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小六生眼中的「拉髮葉」和「咬人呂」…
2020.07.20
18:27pm
/ 鄒宜鈴
國民黨不見得覺得自己拉頭髮、咬人,有損形象,反倒是覺得自己是個戰鬥力十足的在野黨,擺脫過往只會做溫良恭儉讓的執政黨形象。

 

「這是被狗狗咬的嗎?」

 



這問句是一個小六男生,用高八度的語調問出來的。那語氣有著很多不可思議,小男生被新聞裏一張手腕上有清楚咬痕的照片,驚嚇到;情緒還沒緩和時,就又被下一張有人頭髮被強力拉扯照片,震撼到!而小男生隨即冒出口的話是「大人也會這樣拉人頭髮喔」,那語氣有著滿滿的狐疑和傻眼! 

 

立院大亂鬥 

 

這是立法院要行使監察院院長以及監委的同意權審查,不過國民黨不滿意這份由總統蔡英文提出的名單,因為覺得陳菊當高雄市長時,團隊有弊案所以不夠格,再加上其他提名的監委們,過於親綠,公正性有問題。因此國民黨先是在半夜佔領議場,要求吹冷氣,但是12小時就被清場;接著是審查時,把人擋住不給進;自己不問,怕別人問,乾脆把備詢台給翻了;等要投票時,想說現在是夏天,那就學一下泰國潑水節,丟水球涼一下,過程中就發生了上述的咬人、和拉頭髮的事件,甚至有國民黨女立委把手伸進男立委的褲帶,只為搶選票。 
 

「他們都這樣嗎」?這問題讓大人尷尬! 
 

「是在打大亂鬥嗎」?這問題讓大人汗顏! 
 

「那咬人的、拉人頭髮的,有要到他們要的嗎」?這問題問到核心,讓大人轉頭看著孩子,回說「沒有ㄟ」,陳菊已經是監察院長了、那些監委提名人,也都是監委了! 
 

「那他們只是在告訴大家他們牙齒很利、很會拉人頭髮嗎?」 

 

登愣,這還真是旁觀者清,不管年紀,局外人總是看得比較清楚,趁勢跟孩子說「會吵的小孩或許真的有糖吃」,但是要吵前要先做好計畫,不然只是吵一吵、哭一哭,當對方就是不鳥你時,下一步要怎麼做,要先想好,不然會被人家笑沒腦袋,典型的有戰術,沒戰略! 

 

孩子似懂非懂,若有所思… 
 

大人進一步解釋,立委有行使監察院長和監委的人事任命同議權,而在行使同意權投票前,還有審查權,就是想當監察院長和監委的人,要在椅子上坐好,然後看誰被叫到,就站到台上去,看立委問什麼,他們就要答什麼。如果答得不好,立委不滿意還算小事,因為立委的好惡,不見得跟社會標準一致,一旦答案相悖於社會輿價值,被刷掉就很正常了。 

 

那麼… 

 

「該不該讓監察院長和監委的提名人,站上台好好的被問呢」?大人這麼問! 

 

「當然要啊,就像我吃蛋捲,如果沒有拿盤子,就會掉一堆屑屑,然後被罵到臭頭一樣啊!」 
 

「問問題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但是要做功課… 」,大人繼續說明。 

 

「就像沒盤子,拿張衛生紙墊一下也可以對不對,就是要準備」、「什麼都沒有,屑屑掉滿地,會被罵到臭頭」,小孩用自己的生活經驗來理解政治,其實挺有趣。 
 

結果,國民黨不讓問,白白錯失讓有些就連民進黨立委都覺得有問題,想透過審查質詢拉下的監委提名人,卻因為不用上台,少了被好好問的橋段,因而通通過關了。不曉得國民黨是不是以為在野黨只要抗爭,打打架就行;根本不需嫻熟議事規則和動動腦備好資料質詢嗎? 
 

放棄審查權 
 

現在大家只記得國民黨會咬人和拉人頭髮,或許是為了下台階,國民黨自己說他們成功杯葛了陳菊和監委們的進場,但是阻擋這些人,讓他們進場不順利又如何呢 ? 並不影響立委行使同意權啊 ! 至於審查權,則是國民黨自己放棄的,正是因為他們自我閹割審查權,才讓監院人事全數過關,無法就算拉不下陳菊,也要藉由審查,分化民進黨,讓他們投不下「全部」的同意票,好拉下幾個監委,讓蔡英文難看。 

 

「那可以說國民黨賠了夫人又折兵嗎」?小孩的問題,大人沒有直接回答。 

 

因為國民黨不見得覺得自己拉頭髮、咬人,有損形象,反倒是覺得自己是個戰鬥力十足的在野黨,擺脫過往只會做溫良恭儉讓的執政黨形象。但是真的要提醒國民黨,抗爭只是手段,絕對不是思想和目標,只會抗爭的在野黨,無法讓執政黨尊敬,因為他們的抗爭也只學到皮毛,不持久也不堅持。 

 

這樣的在野黨絕非台灣之福,國民黨請加油,好嗎? 
 

這不是唱衰國民黨,因為小孩最後問那咬人的是誰?被咬的又是誰?以及拉人頭髮的是誰?被拉頭髮的又是誰?看完個別照片後,孩子竟然說怎麼被咬、被拉頭髮的都比較年輕、漂亮?國民黨要是知道小孩這麼問,應該很傻眼吧,怎麼自以為打完神聖的一架,卻被這樣比較!?

 

 

圖片翻攝自林楚茵臉書

 

 
鄒宜鈴
台北市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