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台灣第一張華語電影原聲帶,《蘇芮專輯》替「飛碟唱片」打下半壁江山
2020.08.24
18:01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蘇芮專輯》以「電影原聲帶」形式襯托電影劇情氛圍,同時又是一張有著歌手鮮明風格的個人專輯,猶如平地一聲雷般的在華語歌壇激起偌大的迴響

 

電影裡的歌曲和音樂雖然只是小配角,卻對電影的劇情和氛圍有著決定性的影響,「電影原聲帶」更是許多人在收藏CD時專攻的領域。而37年前,一張不以「電影原聲帶」為名的個人專輯發行,卻成為華語電影原聲帶專輯的開山之作,也一如電影歌曲對電影的決定性地位,這張專輯改變了一位歌手和一間唱片公司的命運,甚至對整個台灣流行歌壇都造成深遠的影響。

 



從餐廳駐唱找來的幕後代唱卻成華語歌壇珍寶

 

1980年代的香港,電影工業發展得有聲有色,新藝城電影公司正是其中的佼佼者,雖然崛起不久,已有《最佳拍檔》、《小生怕怕》等橫掃港台星馬票房的代表作品。拍攝製作以香港為基地的他們想以台灣的導演、演員和台灣本土的故事拍一部電影開拓台灣市場,於是有了《搭錯車》的計畫。當時擔任新藝城董事的虞戡平是導演一職的不二人選,新藝城的老闆之一、後來以電影「開心鬼」一角廣為人知的黃百鳴,原本只是監督劇本的編寫,但對先後兩版的故事都不滿意,只好親自上陣飛到台灣和虞戡平花了連續48小時撰寫完成《搭錯車》的劇本。這個講述拾荒的老榮民啞叔撫養養女阿美長大成人的故事,情節以今日的標準看來有些「芭樂」,但因為切合當時台灣經濟快速成長下的社會邊緣人困境,以及配合阿美進入歌壇竄紅的故事情節而要打造成一部音樂歌舞片,在當時來說仍是一部頗為創新的電影。為了讓歌曲與故事情節相輔相成,虞戡平找來從當時盛行的民歌出身的音樂人李壽全、侯德健、梁弘志,以及投入流行樂壇不久的羅大佑、吳念真、陳志遠一起來合作,新藝城也從電影製作費中撥出100萬預算與「飛碟唱片」合作灌錄電影原聲帶。飾演主角阿美的劉瑞琪本身並非歌手,為應付片中大量的歌舞演唱畫面,勢必要找一位幕後代唱,而虞戡平找來的人卻讓眾人大感驚訝。

 

本名蘇瑞芬的蘇芮,高中畢業就在清泉崗美軍俱樂部演唱西洋歌曲,並與一同駐唱的黃鶯鶯結為好友,但兩人的際遇卻大為不同,黃鶯鶯後來受邀赴新加坡演唱並被唱片公司簽下,開始發專輯走紅頗有成績;當時以洋名Julie走跳江湖的蘇芮,雖然成為台北火車站對面剛開幕、當時全台灣最高建築物的希爾頓大飯店第一位駐唱女歌手,但始終沒有紅起來,被香港House Records簽下發了一張翻唱英文歌專輯,市場也反應平平。一邊在委託行上班邊在餐廳駐唱的她,應邀去崔苔菁的《夜來香》電視節目新的西洋歌曲單元演唱,被看電視的虞戡平發現唱功了得,認定她就是那個代唱人選。不過當時的Julie已經30歲,以歌手要出道來說算是中高齡了,樣貌也非當時流行的「玉女」形象,之前發行唱片銷量又不佳,大家都不看好而反對,虞戡平卻執意要她,也多虧了他的堅持才成就了後來一連串的效應。

 

蘇芮唱腔及形象對歌壇造成顛覆性改變

 

當時飛碟唱片成立不久,只發行過一張專輯,老闆吳楚楚和彭國華聽過Julie的演唱後也對她有信心,與她簽約取藝名為蘇芮,並決定這張專輯要以「蘇芮同名專輯」的形式發行。花了半年時間終於完成,歌曲雖然只有6首卻是首首動聽,包括侯德健創作的主題曲〈酒矸倘賣嘸〉、吳念真與羅大佑作詞,李壽全作曲的〈一樣的月光〉、羅大佑寫的情歌〈是否〉及梁弘志創作的〈請跟我來〉、〈變〉、〈把握〉,其中〈請跟我來〉還是虞戡平親自下場與蘇芮對唱,另外有3首配樂則由陳志遠把歌曲重新編曲演奏。專輯完成後卻臨時又出了一個大意外,當時侯德健為了探索音樂創作的道路,無視國民黨政府禁止與中國大陸往來的禁令,突然出走台灣投奔北京「匪區」去了,如此一來,侯德健的所有作品都要在台灣禁播,這部電影的主題曲〈酒矸倘賣嘸〉也只好臨時抽掉,置換成名為〈新店溪畔〉的純演奏曲,專輯發行時也改成以〈一樣的月光〉為主打歌。不過,在香港,同樣擁有這張專輯版權的寶麗金唱片則是以《搭錯車電影原聲大碟》之名發行,且因為沒有對「通匪」的限制,反而才是有收錄〈酒矸倘賣嘸〉的完整版本。

 

(寶麗金版的專輯封面寫出「搭錯車電影原聲大碟」)

 

1983年6月,《蘇芮專輯》這張以「電影原聲帶」形式襯托電影劇情氛圍,同時又是一張有著歌手鮮明風格的個人專輯發行,立刻猶如平地一聲雷般的在華語歌壇激起偌大的迴響。在電影方面,孫越、江霞、李立群等演員的表現自然不用說,而演唱、製作、編排均屬一時之選的專輯,讓電影的敘事風格與音樂完美結合,呈現出一種當時正在國外開始流行的音樂影片(MV)感覺,該片創下4千多萬台幣的高票房,畫面感十足且首首悅耳的歌曲功不可沒。〈一樣的月光〉在當年金馬獎獲頒「最佳電影插曲」,陳志遠及李壽全也因而奪得「最佳電影原作音樂獎」;隔年的第三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則是〈酒矸倘賣無〉拿下「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從華語歌壇來看,從1975年開始的民歌運動到80年代已成疲乏之勢,當時對民歌的印象已變成「風花雪月、無病呻吟」,而這張專輯中的歌曲有搖滾、藍調等曲風的精髓,主題有著對社會現象的評判,對當時的華語歌曲完全是革命性的破壞,從此改變了許多人對國語流行歌的觀感。再從蘇芮的表現來看,當時女歌手若非齊豫、蔡琴等民歌派清新輕柔的女聲,就是黃鶯鶯、陳淑樺等溫婉的歌聲和形象,蘇芮以高亢極具力道的吶喊唱腔,加上一身黑色皮衣勁裝的裝扮,對女聲的唱法和形象都做出顛覆性的改變;連羅大佑都曾表示「過去女歌手只能唱一些軟性的、無病呻吟、陰柔的小調,而蘇芮卻能唱出比男性還要陽剛的歌曲。她聲音的特質與力度沒有人能望其項背,她使女歌手的地位大為提高」。當時她也與羅大佑被並稱為掀起華語歌壇的「黑色旋風」。

 

(現場版〈一樣的月光〉更能感受到蘇芮現場演出的強悍力量)

 

 

這張專輯當時賣超過20萬張,在《綜藝100》的「流行歌曲暢銷金碟獎」奪下「最佳唱片製作」、「最佳錄音」、「最佳作詞」及「最佳唱片女歌星」四項大獎,之後還被選為《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的第二名,僅次於羅大佑的《之乎者也》,這兩張專輯可說是校園民歌和現代流行歌曲的分水嶺,在評選的樂評中就表示,「如果說羅大佑1982年發行的《之乎者也》在國語流行樂壇投下的是一顆改變流行樂史的原子彈的話,那蘇芮的首張同名專輯便可視為轟炸後隨之揭竿的革命先聲。」《蘇芮專輯》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極佳的成績,讓當時才出第二張專輯的飛碟唱片公司,自此在音樂界站穩腳步,後來發展成與滾石唱片並峙華語樂壇兩大山頭的主導地位。而泰國本土最大唱片公司GMM的總裁黃民輝也曾表示,當初就是因為在台灣無意間聽到了〈一樣的月光〉深受感動,才決定創立GMM唱片,由此也可見這張專輯無遠弗屆的影響力。

 

 

圖片來源:翻拍《搭錯車》電影海報、《蘇芮專輯》封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