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謠傳被清洗」莫言更閃亮了!
2021.07.22
18:01pm
/ 孫瑋芒
由於海外盛傳莫言被清洗,推特近日流傳一段莫言演講的影片,標題是《文學藝術的真善美》,莫言向觀眾說:「我覺得,講真話是一個作家的寶貴素質。」「我覺得,文學藝術它永遠不是唱讚歌的工具,文學藝術就是應該暴露黑暗、揭示社會的黑暗、揭示社會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類心靈深處的陰暗面。」

 

中國作家、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近日盛傳被踢出中國百年作家行列,一些台媒、外媒作了報導,認為他被中共清洗了。

 



謠傳莫言被中共清洗?!

 

這個判斷的依據是中共中央主辦的《光明日報》6月22日刊出文章《百年中國文學的紅色基因》,列出百年來具有「紅色基因」的中國作家及作品,莫言和他的作品不在榜上,中文外媒「對華援助新聞網」9日評論:「據中國作協、《光明日報》、《文藝報》等權威機構和央媒近日的報導,正式將一貫暴露中國社會『黑暗』的媚外『作家』莫言,踢出中國百年名作家之列,這實際是徹底否定了他和他的作品。」

 

《光明日報》這篇文章旨在指出近現代中國文學中的紅色基因,無意貶抑不在榜上的作家。當代中國名作家余華、蘇童、王安憶也不在百年作家之列,難道他們也被中共官方徹底否定了?

 

各界力挺莫言!否認了外界清洗說

 

中國第30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書博會)於15日至19日在山東舉行,以「致敬建黨百年,閱享盛世書香」為主題,中國作家網19日刊出中國作協官方刊物《文藝報》報導指出,「本屆書博會上,許多人提及莫言小說集《晚熟的人》,稱其為近年來中短篇小說集的一個重要出版和銷售現象」。該書2020年8月出版後銷售量突破90萬冊,「眾多業內人士認為,這幾乎成為近年來純文學圖書的一個『奇蹟』。」

 

中國作協是中共中央領導的正部級組織,這篇報導力挺莫言,間接否認了外界的清洗說。

 

由於海外盛傳莫言被清洗,推特近日流傳一段莫言演講的影片,標題是《文學藝術的真善美》,莫言向觀眾說:「我覺得,講真話是一個作家的寶貴素質。」「我覺得,文學藝術它永遠不是唱讚歌的工具,文學藝術就是應該暴露黑暗、揭示社會的黑暗、揭示社會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類心靈深處的陰暗面。」

 

莫言這次說出了作家的真心話。他曾經公開擁護中國出版審查制度,並在2016年中國文藝界全國代表大會稱讚習近平「當然也是我們思想的指引者」。可以想見,在中國的大環境下,莫言不得不如此表態,也必須承受隨之而來的批評。

 

不受「紅色教條」拘束!莫言揭示人類心靈深處的陰暗面

 

作家的創作靈感來自土地與人民,生活在自己的土地,受到各種人與事的觸動,才有源源不絕的創作題材。中國是大國,寫中國事更容易受到國際矚目。中國出身的另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1989年爆發六四事件後,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流亡法國(後來入籍),代表作《靈山》、《一個人的聖經》在台灣出版,後者傳達了棄絕紅色中國、徹底否定毛澤東的理念,令人稱快。但是,離開了中國、中國記憶耗竭之後,高行健的作品再也無法與《靈山》、《一個人的聖經》相比。

 

莫言走體制內路線,作品題材皆屬近現代發生在中國的事,他又不受紅色教條拘束,作品中充滿性與暴力,如他所說「揭示人類心靈深處的陰暗面」。他的力作《蛙》批判了中國的計畫生育政策;《酒國》細膩描寫「酒國市」屠宰肉孩、黨的領導人以「紅燒嬰孩」宴客;《檀香刑》耽溺於描寫施加人體的酷刑,對暴力達到病態迷戀的程度,連西方文學中也亦不多見。

 

莫言能夠通過中國的出版審查,一方面是他寫作時經過精心算計,一方面是上個世紀80年代到本世紀初,中國的言論環境相對寬鬆。習近平2012年主政後,莫言無法再像以往那樣恣肆揮灑,只能推出《晚熟的人》這種「積極向上」的作品。莫言是植根中國本土的、肯定中國體制的世界級作家,中國需要他這塊招牌做大外宣,他也不會挑戰中國體制。

 

識讀莫言,認識到身在當代中國從事寫作的局限。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在《紐約時報》刊文指出:那些選擇流亡的中國作家,例如哈金,儘管付出了巨大代價,「至少有機會讓他們的語言變得更自由」,「莫言在他的大雜燴中用了毛式語言」,毛式語言「包含著比其他大多數語言更多的軍事用語和政治偏見。毛式語言已經滲透進人們的日常生活而且今天還在中國被鮮活地運用著」。

 

一般文評家指出莫言向哥倫比亞作家、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奎斯借鑑了魔幻寫實主義技巧,卻忽略了莫言是前蘇聯作家、196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洛霍夫的模仿者。中國作家葛維屏2012年發表《莫言抄襲大揭底》4萬多字長文,比對莫言小說與蕭洛霍夫《靜靜的頓河》,指出莫言《紅高粱》的情節完全就是《靜靜的頓河》的縮寫版,主題、情節、意象都是抄襲;莫言《豐乳肥臀》則抄襲《靜靜的頓河》情節;其他作品《生死疲勞》等,多處使用了蕭洛霍夫愛用的意象。

 

從另一角度來說,莫言對《靜靜的頓河》做了「創造性的轉化」。《靜靜的頓河》採取中立角度描寫前蘇聯內戰,不屬於紅色文學,莫言或許從中獲得啟示。《靜靜的頓河》敍事手法收放自如,描寫大時代中的個人悲劇,使人閱後得到淨化。莫言的小說能滿足感官刺激與獵奇心理,卻無法達到《靜靜的頓河》那種精神高度。這是他個人的局限。在當代中國,莫言是巨大的、畸形的存在。

 

 

圖片來源:CFP、維基百科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