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武漢肺炎化身統戰生物武器 嚴防病毒對台木馬屠城
2020.02.10
10:46am
/ 吳明杰
把帶有生物戰劑彈頭的導彈,以人道包裝換成確診帶原武漢肺炎病毒的台商,用公開卻又讓台灣防不勝防的方式,直接從國家大門突破台灣抗疫的嚴密防線,讓新型冠狀病毒宛如同木馬屠城一樣入侵台灣。

 

武漢肺炎疫情仍持續在中國和全球擴散,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倒底來自何方?是否為武漢P4生物實驗室所人工合成的生物武器?不僅國際質疑,中國內部也陸續曝光相關事證;而在中國疫情延燒自身難保之際,北京為對台統戰,竟還利用台商包機夾帶名單外的確診台商,意圖藉此突破台灣抗疫防線,讓病毒木馬屠城,這種陰謀舉動,已形同對台進行生物戰,武漢肺炎也正式化身為統戰生物武器。

 



傳統戰使用生化攻擊

 

史上最早的生物戰,可回朔到14世紀,當時韃靼人在3年久攻不下熱那亞人在克里米亞的卡法城過程中,因部隊遭遇鼠疫侵襲,順勢將罹患鼠疫死亡的士兵屍體以投石機丟入卡發城內,讓城內瘟疫爆發,最後逼迫熱那亞人棄城;北京這次利用武漢肺炎疫情對台統戰的手法,已無異於14世紀韃靼人的那場攻城生物戰。

 

到了近代,除了二戰後有國家開始將肉毒桿菌、炭疽病毒等作為生物戰劑,甚至使用更致命的神經毒劑等化學武器,不過這些生化武器,仍需要透過砲彈、飛彈或運輸機投射,通常也只可能在戰時和傳統戰場上出現。國際也早有禁止生化武器的公約和限制,一旦公開使用即可能遭到國際制裁,像是敘利亞阿賽德政權。

 

基因生物戰為預謀

 

在現代,生物戰不再限於以鼠疫或天花這類來自自然的細菌戰或病毒戰,更已進入高科技的「基因戰」,亦即透過生物基因改造工程製造出人工合成病毒,透過人體感染病毒帶原,並在外界毫無警覺下向外擴散,根本不用宣戰,就能悄悄發動難以找到事證的基因生物戰。

 

以這次爆發的武漢肺炎來說,一開始就有國際專家學者懷疑,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就是從武漢P4生物實驗室外洩;但中共官方隨即撇清,武漢實驗室研究員石正麗更以生命擔保鐵口否認。既然如此,北京為何一再拒絕美國防疫專家進入中國協助?難不成害怕掩蓋的疫情真相或生物武器事證遭美發現或曝光?

 

證據指向武漢P4生物實驗室外洩病毒

 

中國內部也有同樣質疑,有網民爆料,直指石正麗早在2015年就曾於國際期刊《自然》發表過一篇「類SARS蝙蝠冠狀病毒在人體顯現潛力」的論文,內容明指武漢實驗室研究團隊,透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中國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產生的新病毒得以與人體的ACE2結合,能有效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

 

相近時間,也有中國網友,直接在新浪微博具名帶證據檢控舉報,武漢肺炎病毒就是從武漢P4實驗室流出,並直指武漢實驗室存有研究SARS的轉基因病毒;而有解放軍背景的軍事網站中,竟也公開轉載這篇檢控文章數日未被撤稿。

 

「吃野味」非病毒感染源

 

同時,針對這次武漢病毒的來源,儘管中共官方一開始就定調為有人因「吃野味」才感染,而感染源則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但習近平在2月3日二度針對武漢肺炎疫情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會中,卻下令要求「要科學論證病毒來源,儘快查明傳染源和傳播途徑…」,言下之意,這次武漢肺炎的病源根本還未查明,「吃野味」也非科學論證下的傳染源。

 

當然,如果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確實是武漢P4實驗室所搞出來的人工生物病毒,而且原本就是為了解放軍打生物戰所用,身兼中央軍委會主席的習近平,不會掌握不到這類最高軍事機密;但如果這類生物武器病毒還未發展成熟就不慎外洩?還是解放軍或武漢實驗室自己偷搞的,甚至刻意流出的?習近平下這道軍令,除了找戰犯,鬥政敵,也可以卸責。

 

關於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否為武漢實驗室流出的生物戰攻擊武器?隨著中國內部民怨爆發,相信會有越來越多可供於外界探究的事證曝光。

 

武攻台灣手段置換成「生物戰」

 

而另一方面,外界則想像不到,在中國內部疫情仍在擴大延燒之際,北京不先顧好大陸百姓安危,竟還有心思和餘暇藉機對台統戰,不僅將政治鬥爭遠置在人道之上,甚至企圖進一步利用武漢肺炎,對台發動一場帶有陰謀的生物戰。

 

這場中共對台生物戰,不是過去台灣軍方演習想定中,由解放軍透過各式東風導彈配備生物戰劑彈頭直接攻擊台灣,或是由同在武漢孝感等地的解放軍空降兵軍,以運20等型運輸機飛越台海投放。

 

以確診台商木馬屠城台灣

 

而是把解放軍運輸機,名正言順換成撤離台商包機,把帶有生物戰劑彈頭的導彈,以人道包裝換成確診帶原武漢肺炎病毒的台商,用公開卻又讓台灣防不勝防的方式,直接從國家大門突破台灣抗疫的嚴密防線,讓新型冠狀病毒宛如同木馬屠城一樣入侵台灣。這種刻意要讓病毒進入台灣引發疫情的舉動,目的已和對台發動生物戰沒兩樣。

 

也因此,無論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否真為中共研製的生物戰武器,起源已經不重要,因為就事實來說,這型病毒已被北京當成對台統戰和打壓台灣的生物戰工具和武器;只不過,北京想藉武漢肺炎「害人」之前,自己恐怕還要先過了「害己」這一關。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