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允執厥中
放.高論
允執厥中
【允執厥中】馬前總統的那個和這個颱風天
2018.07.12
20:15pm
如果讀了起訴書,就會清楚的知道,到目前為止,北檢所構築的不是「一個貪污嫌犯的犯罪史」,而是一頁「政治領袖塑造改革形象的公關政治史」。只是,這位政治領袖為了攀登大位,急於讓他原本就相當正面的形象更完美、更正義、更像改革派,運用了被檢方認定為非法的手段,首先傷害了國民黨的利益、最終也傷害了台灣的利益,還有,他自己的名聲。

文/楊偉中

 

馬前總統涉及的三中案起訴了,如果多少了解該案的始末,對於起訴,其實並不會意外。讓人多少感到意外的是,檢方所嘗試還原的交易情形和決策過程,竟是如此曲折、又如此駭人聽聞。

 



 

為馬辯駁 需深度廣度而非情緒

 

新聞出來之後,一位馬前總統的前幕僚在臉書上寫著:「我跟著他三年,深知他正直到骨子裡,我相信他的清白」。從私人情感上來說,我尊重這樣的情緒與捍衛。只是,除了個人視角之外,要替馬前總統辯護,恐怕還需要更多的事實陳述、法律論理、以及歷史脈絡的復原。

 

很可惜的是,到目前為止,馬前總統鐵衛隊的辯辭,其實都不具備這樣的深度與廣度。

 

「馬總統是清廉的」,這是馬鐵衛隊所發出的最強音。是的,很多人指責、懷疑馬英九的操守,認為他的幾個案子涉及貪污,但對我而言,作為馬前總統許多路線政策的批評者,從來不認為依據目前的事證,能夠明確的說馬前總統是「貪污嫌疑犯」。但是,這根本不重要,根本不是三中案的核心議題。

 

台灣金權政治 故事成為歷史

 

如果讀了起訴書,就會清楚的知道,到目前為止,北檢所構築的不是「一個貪污嫌犯的犯罪史」,而是一頁「政治領袖塑造改革形象的公關政治史」。只是,這位政治領袖為了攀登大位,急於讓他原本就相當正面的形象更完美、更正義、更像改革派,運用了被檢方認定為非法的手段,首先傷害了國民黨的利益、最終也傷害了台灣的利益,還有,他自己的名聲。

 

在過去,這頁歷史還只是部份民進黨人士、政治評論家根據有限資訊所描繪、拼貼的故事。如今,先是黨產會從過去特偵組的卷證中找尋疑點,展開調查,並重新移請檢方偵查,再由北檢擺脫政治束縛,認真辦案,竟然搜索出台灣金權政治史上最完整、最豐富的第一手權錢交易錄音檔,輔以書面文件,終於初步勾勒出部份事實真相。故事,於是成了歷史。

 

在這頁歷史上登場的人物,有如日中天的魅力領袖、龐大黨產的資深掌櫃、精打細算的財閥鉅子、家道中落的報老闆二代、政媒兩棲的前政治明星、威名遠播的王牌大律師,和穿針引線、伺機圖利的政商禿鷹集團,他們各司其職、各謀其利,旁邊則是極少數的、苦心勸諫的黨國老臣。

 

在這小小圈子之外的國民黨大小政治人物,除了空言辯護之外,只有道聽塗說的份,連當橡皮圖章的資格都沒有。至於廣大的國民黨員、藍營支持者,不但被欺瞞矇騙,更得付出他們的選票與情感,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英明領袖抬轎、吶喊、奮戰。這是台灣民主政治上極其荒謬、卻也令人感傷的一頁。

 

清朝劍斬明朝官? 指控需經歷史檢驗

 

起訴之後,馬前總統在臉書上發表了感言,他的支持者是激憤的,也是純真可愛的,但馬前總統的這番回擊卻是蒼白無力的。馬前總統說,「台北地檢署拿現在的黨產條例來起訴我十三年前買賣準國家資產」,這當然不是事實。起訴的條文是證券交易法,至於「準國家資產」概念的提出,是在追問過往國民黨領袖的背信忘義。

 

起訴書中明列,2003年12月20日,正在競選總統的連戰,公開承諾要將中影名下的日產戲院歸還國家,而馬英九在2005年當選黨主席之後,也承諾黨產歸零,要將有爭議的黨產交由司法解決,而中廣名下就有大量爭議資產長期與國家處在爭訟之中,中影與中廣,正是三中案的交易標的。

 

馬前總統可能成功的讓死忠支持者認為,民進黨操控的司法正在「用清朝的劍斬明朝的官」,但這樣的指控,有可能通過歷史的檢驗嗎?

 

當年颱風天壓垮政權 如今是否摧毀形象?

 

馬前總統還在臉書上控訴:「沒想到(北檢?民進黨?)會選擇在颱風天下手」。颱風天的主要議題當然就是防災救災,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在颱風天進行的政治追殺,場景卻是在2013年8月31日的夜晚。那時,康芮颱風引來的暴雨正在襲擊台灣,黃世銘卻帶著「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專案報告102.9.1」前往馬總統寓所,引發了驚濤駭浪的馬王政爭。

 

我是在那個颱風天所引爆的政爭在表面上稍稍平息後,進入國民黨中央工作的,親見了國民黨從中央到基層,因為政爭所產生的、深刻的裂痕和積累的憤怒。

 

那個颱風夜,是壓垮國民黨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而這個颱風天,會不會是摧毀政治領袖道德形象的最後一擊?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鄭羽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