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允執厥中
放.高論
允執厥中
【允執厥中】害馬總統的,其實是某些馬的鐵衛隊
2018.07.21
01:50am

 

文/楊偉中

 

深夜刷臉書,看到過去馬政府時代曾出任過公共媒體的負責人談到了馬前總統涉入的「三中案」。他看似要討論「假新聞」這個熱門議題,卻把震撼政壇的黨產交易光碟,比擬成過去選舉時出現的攻擊性光碟,並說「300片光碟追殺馬英九」這種議題「似曾相識」,「每逢選舉就會出現這種公式套路,利用假消息、假新聞來抹黃或抹黑對手」。

 



 

部屬為長官辯護,看起來很有情義,符合台灣價值,但是這樣的說詞,把馬前總統定性為「無數次內部會議記錄錄音帶」,並未否認其存在的黨產交易光碟說成是「非常光碟」,這又能說服多少無條件挺馬派以外的民眾呢?

 

「事實」才是最有效的辯護

 

做為公民,當然應該對政治權力抱持高度警惕,我也碰過拚命誘導證人、意圖羅織罪名的檢察官,但是面對所謂的「造假」、假定的「政治追殺」,最好、最有利的辯護,當然不會是「政治語言」、「情感盲信」,而是「事實」,是更公開、更透明。

 

除此之外,任何強辯,在法庭、尤其在歷史面前,都是無效的,更是負面的。

 

很可惜,馬前總統的某些辯護士、鐵衛隊,正是用錯誤的方式捍衛馬前總統的名譽,結果當然是一再傷害了馬的信譽。

 

既控訴斷章取義 何不完整公開

 

以光碟來說,既然馬前總統認定「北檢公布的錄音和譯文都是斷章取義,只選擇性截取片面對他們有利的文字,自行延伸說故事」,又說這「其實就是無數次內部會議記錄錄音帶」,那麼,在中常會或記者會上一次公布北檢斷章取義的段落,絕對比無數次政治控訴有力的多。不是嗎?

 

再就三中交易的實質問題而言,完整公布當時洽談各買家的過程,具體還原當時民進黨政府恐嚇了哪些潛在買家,阻撓了哪些交易,再把當時其他買家的報價文件公開與余、郭、趙等交易進行對比、說明利弊,不是更清楚、更明白,也更能激起政治同情?

 

事實上,若干文件早就擺在相關機關掌握的卷證之中,今天不公開說明,明天還是得進行法庭攻防,一個更主動、更透明的回擊法,不是更能在法律上、政治上站穩優勢地位?不是更能揭露民進黨的追殺手段。

 

說的更明白一點,以中廣案而言,用一場記者會,公布高育仁兩次(2006年10月3日、26日)提交給中投、華夏的購買中廣「申請書」,與趙少康的交易條件進行具體比較,是不是更具體、更透明,更能打臉北檢?

 

訴訟基金的受益者 法院公證的文件說的算

 

馬前總統很在意北檢所提「訴訟基金」的事,他的某位新銳鐵衛隊也出面捍衛馬前總統。

 

這份訴訟基金的信託契約書厚達45頁,除了最初的契約,還有八份補充契約書,馬前總統和他的鐵衛隊質問,這個基金「跟我有什麼關係?」,因為「在中投公司相關內規最後確定的版本中」「並沒有包括中國國民黨主席」。

 

事實上,2007年4月24日簽訂、並經法院公證,明確生效的訴訟基金契約上清楚載明受益人包括「中國國民黨主席」,2009年1月12日的「第二次補充協議書」,確實把受益人條款模糊化,但仍包括「其他中投公司認定因處理中投事務之人員而有提供必要協助者」。

 

從這個過程來看,有近兩年的時間,中國民黨主席就是基金的受益者,這不是草案,是法院公證的文件,所謂「最後確定的版本」云云當然只是精巧的辯詞罷了。

 

真相不了解 強辯更顯疑

 

其實,基金的存在也不能在法律上證明馬前總統有罪,毋寧說,事後來看,從黨的角度而言,為了保護員工,設立這基金或許也有其必要性,只是,強辯這些,究竟又有何意義?

 

比較悲哀的是,我相信,出面挺馬的鐵衛隊,和廣大國民黨幹部一樣,根本沒參與過黨產經營、交易,也不了解真相,出面力挺三中交易,其情可感可佩,但無助於馬前總統的信譽、無助於黨的健全發展,更無助於台灣民主政治的革新進步。

 

在馬前總統身邊,需要更多的、說真話的詹春柏,而不是瞎挺的鐵衛隊。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