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從「五月天」的快閃演唱偶然開啟,《超犀利趴》一路成為台灣都市型音樂節的指標
2020.08.21
17:5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前三屆《超犀利趴》比較偏向「演唱會」性質,到第四屆則擴大規模成為「音樂節」形式。這個活動打開了樂迷的視野,對於認識新進的優秀音樂人及體驗國外當紅歌手的演出風采,都有很大的助益

 

這個週末兩天(22、23日)在台北市區裡,將會有1萬多人像朝聖一般地湧入台北小巨蛋參加《超犀利趴11》活動。已經來不及搶票的你,在被臉書打卡潮洗版之前,先來回顧一下這個10年前無意間促成的活動,如何從一場時間比較長的演唱會,一路發展成為台北的「都市型音樂節」代表,其中還有著不少令人難忘的精彩時刻。

 



音樂節以舉辦的地點來分,可以分為野外型音樂節和都市型音樂節。野外型音樂節以在大自然的風光中享受音樂、回歸單純的生活模式為賣點之一,英國歷史悠久的Glastonbury音樂節和台灣樂迷很喜歡去的日本FUJI ROCK都屬於這一類;反之,都市型音樂節的優點則是舉辦地點交通方便、容易抵達,每年固定在東京和大阪兩個會場舉行、演出卡司隔日交換的SUMMER SONIC是這類型的代表。而在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都市型音樂節自然就是《超犀利趴》了,有趣的是,這個由樂團五月天和其所屬的「相信音樂」所主導、一辦就超過10年的活動,一開始只是一個偶然。

 

只是為填補小巨蛋檔期而辦反而創下紀錄

 

這個偶然的故事得先從2009年講起,五月天的成員們在討論當年的3月29日創團紀念日要怎麼慶祝時,本來只是打算約幾個樂團界朋友一起去啤酒屋吃喝玩樂敘敘舊,討論到後來覺得,難得那麼多樂團那天都有空聚在一起,不開唱一下太可惜,於是猶如一場快閃活動般,在極短時間內找到「河岸留言」這個Live House場地,只賣票555張,10個樂團包括旺福、董事長、強辯、1976等從下午2點一路唱到晚上10點,這場《A.N.D.同黨萬歲五月天and_friends演唱會》成為了樂迷間津津樂道的驚喜活動。話說「相信音樂」在當年已經申請到台北小巨蛋隔年8月的檔期,準備幫旗下的歌手梁靜茹舉辦七夕情人節演唱會,沒想到梁靜茹約滿後沒有續約,演唱會也跟著落空,但是場地訂金150萬元已經付下去,取消也無法拿回。此時有人提出,與其認賠場地訂金,不如就順勢辦一場演出吧,有了之前快閃演唱會的經驗,五月天決定舉辦《超犀利趴Super Slippa》演唱會,號召1976、Tizzy Bac、宇宙人、旺福、拾參、熊寶貝、MP魔幻力量、嚴爵加上五月天一起開唱,最後唱了7小時,創下小巨蛋史上最長演唱會紀錄。

 

隔年《超犀利趴—趴吐》移師高雄世運主場館,參與演出的除了有大師級的李宗盛,還有日本請來的flumpool樂團,8組音樂人從下午4點唱到深夜11點半,週邊設置了60個美食小吃攤讓歌迷不怕餓肚子。第三年的《超犀利趴—團團團團團》則是一場對台灣樂團界十分有意義的活動;2000年的金曲獎中,當時還未設立「最佳樂團獎」,但是破天荒的「最佳重唱團體獎」入圍的全都是樂團,乱彈樂團獲得該獎時,主唱阿翔在台上大呼「樂團的時代來臨了!」,讓台灣樂團人心大振。當年7月,入圍金曲獎的乱彈、五月天、四分衛、脫拉庫加上董事長樂團在中正紀念堂舉辦《世紀Band搖滾》演唱會,之後5個樂團在2005年貢寮海洋音樂祭重聚,那年海洋音樂祭非常「好運」的接連遇到颱風而三度改期,5團仍在被強風摧殘的舞台上完成演出。到了2012年,5團再度聚集在《超犀利趴》,已經解散的脫拉庫還為此重組,當天演出最後,五月天邀東方快車合唱團的主唱姚可傑登台,帶領5團主唱一同飆唱〈永遠不回頭〉,這一路守了12年的約定而唱的感人畫面,唱哭了一大票隨著這些樂團一路長大的歌迷。

 

從「演唱會」轉型為「音樂節」

 

前三屆的《超犀利趴》都還是比較偏向「演唱會」的性質,到了2013年第四屆則一舉擴大規模成為了「音樂節」的形式。這一屆分成「犀利啥小趴」和「犀利女子大趴」,犀利啥小趴於7、8兩個月的每週五到週日,都在松山文創園區一號倉庫舉辦規模千人的小型演唱會,一共有34組音樂人演出了26場,讓松山文創園區一整個暑假都沈浸在音樂的氛圍裡。犀利女子大趴則是8月24日在小巨蛋,從下午到晚上由9組女歌手包括魏如萱、徐佳瑩、范曉萱、白安等帶著樂團展現搖滾樂的魅力,其中,劉若英為了與平常的抒情形象區隔,還改了個藝名「劉娜娜」上台,蔡依林除了以英文名Jolin登台之外,她的樂團更是超大咖的Mayday(五月天),是「五月花」這個限定組合的開端。最後安可的部分,所有的女歌手一起大合唱〈姐姐妹妹站起來〉,更請到有「搖滾教母」封號的金智娟上台合唱〈就在今夜〉,為那個夏天的女力展現劃下美好的句點。

 

(2013年的《超犀利趴4》是該活動走向「音樂節」形式的開端)

 

 

經過數年的定期舉辦培養出樂迷的參與習慣之後,《超犀利趴》自此成為樂迷們每年夏天最期待的盛事,對樂迷和台灣的樂壇來說,這個活動有著承先啟後的意義,也幫大家打開了很多扇開拓視野的門。從2014年開始設立「犀利未來趴」,後面幾屆則有「未來趴」、「犀利閃電趴」、「犀利趴外趴」等不同的名字,但精神都是一樣的,就是提供新生代的創作人及樂團一個在專業舞台演出,以及被大眾認識的機會,像是後來曾經入圍過金曲獎的慢慢說、Flux、三十萬年老虎鉗及麋先生等樂團,還有這兩年以〈太陽〉這首歌紅遍兩岸的邱振哲,都在之前就曾經在《超犀利趴》演出過。《超犀利趴》對「挖掘老歌手」也不遺餘力,包括王傑、陶晶瑩、蘇慧倫、任賢齊等,有一段時間未曾以歌手身份公開出現,都曾被《超犀利趴》找來開唱,讓老樂迷重溫許多往日勁歌金曲,新歌迷則重新認識了這些優秀的歌手。

 

引進國外大咖歌手,找演出場地是每年的痛點

 

隨著2014年「相信音樂」與全球最大的演唱會製作公司Live Nation合資成立台灣分公司「理想國演藝」之後,對於要邀約世界各地知名歌手樂團來台灣演出也助益不少,《超犀利趴》2014年請到演唱影片在YouTube上十分受年輕世代喜歡的超人氣新秀Sam & Kurt、Alex Goot、Against The Current,都成為樂迷搶票的熱門場次;而2015年的twenty one pilots、Suzanne Vega,2016年的Birdy、Carly Rae Jepson、Redfoo、Rita Ora、MAN WITH A MISSION,2018年的Perfume等等,都是歐美日本歌壇的超級大咖或是正當紅的歌手,也多虧了《超犀利趴》才讓台灣的歌迷可以當面一睹他們表演的風采。《超犀利趴》還喜歡搞「限定組合」,除了2013年的「五月花」,2016年突然冒出一個團體「五分珠」,原來這是五月天在10幾年前等待貝斯手瑪莎退伍期間,用在小型演出的團名,在《超犀利趴》上重現舞台;喜歡玩創意的林宥嘉有樣學樣,2018年初為人父後首次演出,臨時表示要陪家人無法到現場,結果化身新人「林小弟」上台演唱。

 

不過台灣的音樂演出場地本來就不多,要符合《超犀利趴》這種有多個舞台、長時間演出需求的活動,檔期更不容易排到,後來的幾屆裡,「大趴」主舞台除了台北小巨蛋之外,還曾移到南港展覽館舉行,「小趴」的小舞台除了松山文創園區,也去過五月天貝斯手瑪莎開的「離線咖啡館」或是擠在南港展覽館的一樓。2017還一度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場地差點難產停辦,拖到9月30日才在新開發的場館Legacy Max舉辦,當年的活動名稱就幽默的叫做「誰說沒有犀利趴!」,雖然那個場館的容納人數不到2千人比之前少了很多,但至少維持住《超犀利趴》每年舉辦的紀錄沒有中斷。今年在肺炎疫情的風雨飄搖中,大型活動能否順利舉辦讓人捏了一把冷汗,所幸《超犀利趴11》還是如約到來,也讓樂迷心中一顆大石頭落地。

 

 

圖片來源:翻拍《超犀利趴》活動海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