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蔡琴轉型代表專輯《此情可待》,用〈最後一夜〉、〈讀你〉完美詮釋「最美的女人,唱出了溫柔的滋味」
2020.11.18
18:23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蔡琴用完美的歌曲演繹和高度的自信,展現出專輯封面所寫的「最美的女人,唱出了溫柔的滋味」,也讓蔡琴徹底從一個校園民歌手轉型為一位成人現代流行歌手,奠定她此後30多年的演唱事業基調

 

「與時俱進」這句話人人會講,卻不見得都做得到,不只是許多企業常喊著要「轉型、升級」,就連流行音樂產業裡的音樂人也有轉型的問題要面對。只是,對一個已成名的歌手來說,轉型需要更大的勇氣,走出舒適圈事小,要是原有的歌迷基礎因此流失那就得不償失了。話雖如此,倒也不是沒有成功的案例,蔡琴在80年代的專輯《此情可待》就是其一,也是讓她延續職業生涯40年成為「歌壇常青樹」的關鍵。

 



校園民歌手出身,事業陷入瓶頸

 

現在提起歌手蔡琴,大家腦海中浮現的應該都是有著微捲中短髮、雍容優雅唱著歌的形象,已少有人記得她出道時戴著一副金邊厚重大眼鏡的樸素學生樣貌。蔡琴在唸實踐家專(現在的實踐大學)美術科的時候,正是校園民歌最盛行的時期,愛唱歌的她去參加中視《六燈獎》節目〈民謠演唱大賽〉單元未獲優勝,之後又去報名海山唱片主辦的《民謠風歌唱比賽》獲得第4名。她在得獎者共同錄製的《民謠風》合輯中,演唱了一首梁弘志寫的〈恰似你的溫柔〉,充分展現她獨特且漂亮的中低音域,歌曲大受歡迎,她也因此從一大群民歌手中脫穎而出,獲得錄製個人專輯的機會正式進入歌唱界。此後從1980到1983的3年間,她在海山唱片出了9張專輯,有〈出塞曲〉、〈抉擇〉等知名作品,還與李建復等好友組了「天水樂集」出了一張《一千個春天》專輯。

 

那幾年到處都在舉辦校園民歌比賽,選出很多喜歡唱歌的年輕人,不過能順利推出個人專輯還能通過市場考驗的就不多了,蔡琴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嚴格說起來,她個人專輯裡的歌曲已經不是那麼校園民歌味道,像是〈跟我說愛我〉、〈再愛我一次〉都是流行抒情曲風,與當時大部分用吉他彈唱著青春明快的校園民歌明顯不同,只是蔡琴向來以頭髮清湯掛麵、戴著厚重眼鏡的樸素學生形象出現在電視上,大眾對她的印象也就還是那個民歌手。1983年前後,歌壇已經出現羅大佑、蘇芮、鄭怡帶起的現代化流行歌曲及專輯企劃風潮,校園民歌逐漸走進死胡同,蔡琴所屬的海山唱片或許是對她沒有太多的新想法,讓她開始出起翻唱國語老歌及世界名曲的專輯;倒不是說這樣做不好,蔡琴的唱功駕馭得了這些歌曲,專輯的銷量也不差,只是翻唱老歌畢竟不是長遠之計,而且蔡琴當時明明還不到30歲,已經沒什麼「星味」的形象又因此被帶得更顯老氣橫秋。

 

飛碟唱片從內到外打造出新面貌

 

1983年底,與海山唱片約滿的蔡琴決定不續約,對於下一步該怎麼走,她找上了同為民歌手出身的好友吳楚楚。吳楚楚與楊弦、胡德夫同為第一代民歌手,曾是滾石唱片創業作《三人展》專輯的其中一位歌手,1982年他與彭國華共同創辦了飛碟唱片,在蔡琴找上他之前,飛碟唱片雖然也才發行過7張專輯而已,不過其中3張蘇芮的專輯都是引起話題的暢銷作品,讓飛碟唱片成為當時頗被看好的新唱片公司。吳楚楚決定親自擔任蔡琴的專輯製作人,傾全公司之力籌備超過半年,從專輯企劃到詞曲創作、編曲都帶入新的思維來打造出一個全新的蔡琴。

 

《此情可待》專輯於1984年11月發行,陳大力寫的專輯文案開頭就破題:「蔡琴給人的感覺是什麼?屬於秋天,天高氣爽,雲淡風清,沉默中帶些憂鬱;蔡琴的歌聲像什麼?夜晚的聲音,低回婉轉,飛花醉月最最溫柔的夜語」,定調了這是一張以「情」為出發點的專輯,不過蔡琴要唱的「情」不是撕心裂肺或滿懷哀怨的那種,她要用成熟內斂的演繹,讓你初聽沒感覺太大的重擊,卻會在午夜夢迴時感嘆不已。首支主打歌就是讓大眾驚豔的〈最後一夜〉,這是從白先勇小說改編,白景瑞導演的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主題曲,慎芝寫的歌詞「我也曾陶醉在兩情相悅,像飛舞中的彩蝶;我也曾心碎於黯然離別,哭倒在露濕台階」,帶著古典的文學色彩,配上陳志遠的曲,用三拍的華爾滋節奏營造華麗中帶著滄桑的氛圍,蔡琴以磁性低沈的歌聲,完美詮釋一生縱橫舞廳的風塵女子,看盡人世悲歡離合的女人心事。這首歌在第21屆金馬獎拿下「最佳電影插曲」獎,也因為歌太紅了,讓當時很多人都誤以為蔡琴這張專輯名稱叫做《最後一夜》。

 

專輯裡另有一首也是電影主題曲,是萬仁導演,改編自廖輝英作品的《油麻菜籽》,電影以油麻菜的種子象徵傳統台灣女性無法主動掌握自己命運,只能隨風飄蕩的無奈,同名歌曲出自李宗盛的創作,他切合主題的寓意,卻以「誰說我的命運好像那油麻菜,只是你不知將它往哪裡栽;就算我的命運好像那油麻菜,但是我知道了怎樣去愛」,寫出這個世代的新觀點,蔡琴的聲音表情蘊含著一種堅定的力道,做出了最適切的詮釋。之前幫蔡琴寫出〈恰似你的溫柔〉、〈抉擇〉等多首經典歌曲的梁弘志,為專輯貢獻了第二主打歌〈讀你〉,相較專輯裡其他首歌略顯輕快的節奏,讓蔡琴要呈現的現代成熟女性新形象更為突顯,歌曲大受歡迎之後,「讀你千遍也不厭倦」這句歌詞也成了許多文字作品的宣傳用語。詩人陳克華則寫了〈蝶衣〉與〈塔裡的女人〉兩首從女性角度出發的歌詞,吳楚楚還親自下海在〈蝶衣〉中用口琴獨奏。

 

專輯裡10首歌曲整合成非常一致的概念,取名「此情可待」是出自唐朝詩人李商隱的詩句「此情可待成追憶」,不過只用前4字,著眼於對「情」不是要追憶而是仍抱持著期待。配合這樣的概念,蔡琴的形象自然也要有所改變,專輯錄製期間,飛碟唱片老闆之一彭國華就勸說蔡琴拿掉她那具有標誌性、也可能只是為了給她自己安全感的厚重眼鏡,彭國華向蔡琴保證,「把眼鏡拿掉,我會在唱片封面上,寫上『最美的女人』五個字」。蔡琴接受了這個建議,燙了一個微捲的髮型,身穿白色連身洋裝,拍攝了望著窗外象徵期待感的唱片封面照片,而彭國華也沒食言,專輯封面就寫著:「最美的女人,唱出了溫柔的滋味」。在此之前,大眾若看到這句話出現在蔡琴身上,恐怕難免會訕笑一番,可是蔡琴用完美的歌曲演繹和高度的自信,展現出一個很美的女人該有的樣貌,也讓大眾就此接受了這樣的蔡琴。這張專輯讓蔡琴徹底從一個校園民歌手轉型為一位成人現代流行歌手,奠定她此後30多年的演唱事業基調,專輯後來也獲選為「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75-1993」的第17名。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