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 車隊掃街受訪
2018.11.21
19:21pm
/ 放言編輯部
全台矚目的「雙雄對決、世紀首辯」畫下句點,兩位候選人仍然馬不停蹄繼續爭取選民支持,其中陳其邁在今(21)日掃街行程時抽空受訪。

 

今(21)日陳其邁前往鼓山鹽埕進行車隊掃街,期間陳其邁撥空受訪,訪談內容如下:

 



Q:吳念真導演力挺你,設籍在高雄會投你。


A:因為我過去在基隆出生,在九份住過一段時間,跟吳導一、二十年前就非常熟識,也常常有共同的話題,像是文化、台灣文學,他是我非常敬重的台灣歐吉桑,雖然在這段期間包含柯導演、小野,分別在挺我之後受到不同的霸凌,吳導仍願意公開挺我,表示非常感謝。他昨天講了很多,最主要還是要說在台灣這塊土地,大家還要互相包容和欣賞,把台灣當作是自己的故鄉,心所在的一個地方。所以我非常得感動,尤其高雄是我生命的一個部分,尤其大家在這裡禍福與共,同甘共苦的一個地方。昨天看吳導的直播看了非常感動,選舉是一時的,高雄市我們的家,是永遠的。

 

 

Q:選前之夜會來嗎?除了詹雅雯之外還有誰?


A:我不是很清楚活動最後的一些安排,要由競辦總幹事來說明比較清楚。

 

 

Q:選前之夜大進場維安大家很關心,您現在本身的話,有沒有特殊的穿戴或特別注意的?防彈衣?


A:高雄充滿愛的城市,在這裡這麼久一段時間,這裡的人非常勤奮工作也非常的熱情友善,應該不會有任何這些的考量,放心,高雄是一個友善的城市。

 

 

Q:最近有收到恐嚇信?或安全不利的?對手好像有收到這類的刺殺他?


A:現在要恐嚇都用Facebook或Line比較快,但是我想有時候要去區分這些資訊的正確性,有些是情緒的發洩,笑笑就好當作沒看見,有具體的情資我們就會和資安機關討論。

 

 

Q:所以還是維持大進場嗎?


A:不知道欸,我們就先看狀況,跟警察機關討論。

 

 

Q:國民黨中生代聯盟在臉書罵陳菊,你怎麼看?畫像還是說肥菊花。


A:我覺得國民黨應該要被譴責,用這種不堪入目的字眼,羞辱的人身攻擊,我對花媽市長覺得很不捨,用生命換來台灣的民主,在高雄用辛苦打拼,一來被說成大母豬,二來又把高雄說成又老又窮,還是要呼籲國民黨要停止這種惡質的選舉操作,更應該要被譴責。假如說國民黨如果發言不適當應該要很誠摯的向花媽道歉,總是在選舉用惡質的選局操作,非常不可取。

 

 

Q:可以回應一下商務艙部分嗎?有傳言說您搭飛機耍官威


A:這是兩件事情,一件網路在傳是說年初我搭長榮,這是抹黑造謠的惡質操作,我沒有出國,我是五月去德國,搭的中華航空買商務艙的票,到德國參訪,是買商務艙的票,我要說這是惡質的抹黑,看到在很多群組廣傳,年初我也沒有出國,最近幾年我也都沒有搭長榮航空出國,五月我是搭中華航空商務艙的票去德國,所以這種說我年初搭長榮是選舉標準的抹黑,我覺得這行為非常不可取,很多泛藍群組大量廣傳,我覺得是選舉標準的抹黑。

 

 

Q:當時是有人酒醉您過去是第二件事情?


A:那是很久的事情了,好幾年前了,應該是有一位喝醉酒的民眾,另外有一個要去制止喝醉酒旅客,後來就在飛機上大家吵來吵去,後來我去協調,也跟那位仗義執言的民眾,我就去制止那個喝醉酒的遊客在鬧事,我是挺身而出,氣氛有點拉扯還是什麼,假如有什麼衝突的話,當時把那個喝醉酒的,在吵架,簡單講我就是幫那個挺身而出的,幫他制止。

 

 

 

Q: 有人說三立的梳畫師幫韓國瑜擦了護唇膏後,韓國瑜就講話就喉嚨痛了,不舒服這個說法,好不好笑?還是你怎麼看?


A: 上次講耳機,這次講護唇膏,狀況怎麼這麼多?我沒有印象我擦護唇膏耶,但是韓主委我最近聽說他喉嚨痛還是頭痛還是怎樣,我是覺得多休息不然就是看醫師,那假如有空的話,喝一點蜂蜜檸檬也不錯啦。

 

 

Q: 最後一個問題,網路上有市民寫說在吳敦義時代,好像建設都是停擺的,包括地下街大統大火或這些他都沒有作為,或是讓整個環境閒置,或是公車要等1個小時,這個你自己怎麼看?


A: 白海豚很會轉彎,這個他離開高雄的時候,汙水下流道只有六點多,後來民進黨執政,後來每年五趴、五趴增加,愛河的整治在民進黨的時候就要弄得非常的快速,我當代理市長,又把這個愛河的整治的河段又往上游動到博愛路那邊,所以市政建設我們是很認真做,吳市長當時離開的時候,最經典就是四大沉痾,就是鐵路地下化,或者是港市合一、高雄大學,反正很多的事情,因為吳市長的沒做事,所以後來謝長廷當選市長,在大家期待下能夠大力推動市政,所以地下街,我忘了啦,當時好像是大火還是怎麼樣,後來就填平,就荒廢在那裏,不然以前鹽埕區還算是熱鬧的地方,後來因為地下街的一些事情,在市政、對於鹽埕區就有一些影響,後來民進黨就包括駁二的棧貳庫、亞洲新灣區人氣才會越來越多人到我們鹽埕區,周六、周日棧貳庫、駁二常常在一年裡面人數都好幾百萬人來。

 

 

Q:委員那個音樂人林夕,就是他有在香港的蘋果日報發表一篇文章,說今日香港明日高雄,就呼籲大家不要投給韓國瑜,這篇文章你有看過嗎?


A:我沒有看這篇文章。

 

 

Q:這篇文章大概是說如果投給韓國瑜,可能就會比較往親共這樣子的路線,對照今天的香港可能明日的高雄會變成這樣。


A:我是沒有看到這篇文章,不過高雄的進步、高雄未來的發展,都要所有市民來守護,那我覺得候選人其實提的政見,那一天我們在辯論會都已經講得非常清楚,我是認為說我們要跟全世界做生意,能夠充分運用我們在亞洲的優勢,不管是地理或是科技產業上的跟全世界做生意,那我比較期待的是說,韓主委並沒有提到說他人口怎麼進來嘛,那到底整個或者是做生意的、或怎麼出去都沒有交代,這個是比較可惜的地方,在最後的這段時間當然,候選人應該要把政見講清楚,至於說林夕的評論,我不清楚他的來龍去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比較不好評論。

 

 

Q:那蔡正元在臉書上說你在辯論會的時候,不瞭解高雄的石化業,那您怎麼看?


A:高雄其實我把所有的問題都問過一次韓主委,那題是我的Q,是我在提問,我提問當然有我提問的方式,因為我是要問韓主委對於石化產業發展的一些看法,是韓主委提到太平島挖石油,所以他應該要多教教韓主委太平島、或石化產業的轉型、循環經濟怎麼做,這個市民都關心這一點,所以那題是我提問韓主委的,我怎麼會不清楚,我在這裡長大,那麼久的一段時間。

 

 

Q:所以你覺得蔡正元在幫他解套?


A:不是,這個我的問題是說我在問他石化產業的一個想法,答不出來的是韓主委,他答到太平島挖石油,所以這個他們大概是同志嗎?應該也算是熟識,應該要跟韓主委多告訴他,石化產業也不應該問蔡正元,他應該也不是那麼懂,就應該是要問不管是中油,或者是台塑、或者是跨國的這種循環經濟的這些英國石油,或者是綠能的這些公司,或者是高雄市很多在發展綠能產業,所以他應該要能跟產業界能夠更多接觸更多了解,就好像漁業政策,你當然要去中芸跟汕尾漁港你才知道,所以我問的問題都是很貼近,我的問題都是很貼近韓主委應該要了解的問題,就像是石化產業在林園有很多的石化廠,漁港也是在林園,所以我原本是期待說有一個比較好的政策辯論,那我也希望說很多的市政問題,不管是透過辯論或者是說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向人民說明清楚最重要,辯論只是其中一種方式。

 

 

Q:趙嘉寶的臉書重新開啟?

 

A:我不清楚,我現在行程,都是選舉行程好不好?

 

 

Q:委員聽說辯論那天夫人是瞞著你帶著兩個孩子去後台,看你講完才合照,那張照片看起來就是還蠻甜蜜的,那個時候有覺得驚喜嗎?


A:她下午好像有門診,我就以為她不會來,看了有點驚喜,兒子女兒都來,好在他們沒有坐在下面不然我會緊張。

 

 

Q:這是他們一貫的風格嗎?


A:我們家是很獨立、民主的家庭,像參加遊行我去參加遊行,我不會說那你跟我一起去參加遊行,我常常在幾次的反空汙、環保的遊行,或者其他人權的一些議題,我常在遊行上去了時候才發現他們也在這裡,就打個招呼,他走他的、我走我的,我說小孩拉,很多。

 

 

Q:委員就是你在那個辯論會上你說你是弊案的絕緣體,那就是這個這次趙嘉寶他有那個收賄的事情被判刑然後到現在都還沒被抓到,你是怎麼看這件事情?


A:我想我講得非常清楚,在從政的過程裡面我一項清清白白的接受檢驗,這個是事實,我想這個已經有這麼久的一段時間,我想大家對我應該都非常的清楚,那趙嘉寶的事情我不清楚,因為我跟他不熟,也跟他沒有往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