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非常時齊
放.高論
非常時齊
【非常時齊】擦槍走火是最廉價的評論
2019.10.03
17:01pm
/ 王時齊
我不想去評論說這話的人想什麼,不管他是醫生還是市長,他的全文逐字稿網路上都看得到,訪問他的媒體記者也不是只有一個人,如果今天他有對香港政府有更明確的態度立場,媒體也不會認為「擦槍走火」是重點,但是就是因為他沒有立場,「擦槍走火」就成為他最有態度的評論。

 

10月1日,中國國慶,香港反送中的抗爭活動中,1名香港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中五的曾姓學生中槍,今年18歲。

 



「勇武派」選擇用肉搏的方式讓香港政府體認人民不滿

 

是怎麼樣的政權,會讓一個18歲的年輕人,在他們所謂的國慶日這一天,全身穿著普通防具走上街頭,向政權表達不滿?

 

這樣的年輕人不只一個,他們有一群人,被香港人稱呼為「勇武派」,相較於「和理非」,他們選擇用更直接衝突的方式讓香港政府感受人民的聲音。但是他們並不是擁有什麼致命性武器,而是更直接用身體的肉搏方式,讓香港政府感受到人民的不滿。

 

這群勇武派的孩子,他們知道正在進行違法的抗爭,他們知道會連累家人朋友,所以他們全副武裝,蒙面上街頭,每人身上寫好了遺書,萬一真的發生不幸,他的親友可以知道他們為何走上街頭。

 

我想要再問一次,到底是怎樣的政權,會讓這樣的一群年輕人走上街頭?

 

難道這些學生是因為高房租、高房價?是因為生活壓力大?當然不是,社會的壓力是累積的,這可以理解,但是年輕人會走上這一條路,無非是香港政府持續不斷地剝奪香港年輕人對於未來的想像。

 

柯文哲對香港沒有立場故「擦槍走火」成為他最有態度的評論

 

如果用擦槍走火去形容一個香港警察對年輕人開槍,是對這場抗爭最廉價的評論。

 

我不想去評論說這話的人想什麼,不管他是醫生還是市長,他的全文逐字稿網路上都看得到,訪問他的媒體記者也不是只有一個人,如果今天他有對香港政府有更明確的態度立場,媒體也不會認為「擦槍走火」是重點,但是就是因為他沒有立場,「擦槍走火」就成為他最有態度的評論。

 

作為一個醫生,面對生命的可能消逝,都應該對於剝奪這個生命的行為表示譴責;作為一個人類,就連面對小動物的傷亡應該感到不忍與難過。

 

難怪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香港眾志成員周庭都對於他的言行感到不滿。我作為一個市民,對於一個國家首都市長對於香港年輕人遭到警察開槍一事所做的評論,我更感到羞愧和抱歉。

 

柯粉不要說我沒有看逐字稿,以下是市長完整的逐字稿,他有對香港警察開槍講出任何一個字的譴責?作為一個市長,他可以不評論,但如果他評論了,請像個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好嗎?

 

一個醫生可以問人有沒有死,一個市長講這種話就是不倫不類,如果這麼愛當醫生,就回去當醫生,不要老是推給職業病,一點肩膀都沒有,去看骨科好不好?

 

附上為柯文哲2日聯訪談及香港議題之逐字稿:

 

市長怎麼看反送中對年輕人開槍,是不是已經走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第一點,以醫生的立場,我立刻是問說那個被打到,先關心那學生開那槍到底,哇,這老實講,以我們當過外傷的,不小心打到大血管或心臟,當場就斃命了,這一下去…所以說為什麼這種香港…香港是台灣的鄰居又是亞洲金融中心,所以其實香港的重大變動,都會影響到台灣,這第一點。

 

第二點,是這樣,做為人類,總是關心另外一個人類的安危,醫生的立場…今天早上幕僚跟我報告,我第一句話是問說那個打到有沒有生命危險?有時候職業病,就會問說是打到哪裡。

 

不過是這樣,一個學生被警察開槍,這聽起來就很聳動,我們還是關心那個學生的健康安危,不過還好聽說沒有生命安危,但是這樣,這種紛擾一下去難免擦槍走火,所以我覺得這實在很危險,你想想看,如果昨天那個學生被打死,哇,今天一定是世界頭條,然後…所以有時候北京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還是要面對問題,我一再呼籲,年輕人會不滿、會上街頭,一定是他有憤恨,據我所知,香港的高房租、高房價,這已經變成階級剝削,就是那沒有房子的,所以我們看香港,要想說我們台灣的高房租高房價要小心。

 

所以絕對不要相信說200萬人民,一個700萬的地區有200萬人會為了一條法律上街頭,不可能啦,一定是有一個潛在的憤恨不平,所以還是…我覺得北京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還是要面對事實,這民怨到底是什麼?要去真誠的面對問題、去解決,不要老是說這是CIA、這是台獨港獨合作,不然你看你有沒有辦法去紐約搞200萬人的遊行?不可能嘛!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王時齊
媒體經驗:曾任記者、主播、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