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在〈愛江山更愛美人〉之前,歌手李麗芬首張專輯《梳子與刮鬍刀》塑造獨特的都會女性形象
2021.01.13
18:3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可惜《梳子與刮鬍刀》專輯難以讓當時會購買專輯的主流族群青少年引起共鳴而叫好不叫座,不過這仍然是一張了解華語概念專輯發展脈絡,以及李麗芬在〈愛江山更愛美人〉之外駕馭不同曲風的功力所在的代表作

 

兩年前的台北市長選戰中,無黨籍參選人吳蕚洋在電視辯論會上不按牌理出牌清唱〈愛江山更愛美人〉,讓這首歌的原唱者李麗芬當時在臉書笑稱自己也跟著受到關注當了2天網紅。提起李麗芬的代表作,大家比較有印象的〈愛江山更愛美人〉、〈得意的笑〉都是中國風的曲子,其實李麗芬首次以個人歌手身份出的專輯是個性鮮明的西洋樂風,該專輯也以前衛的概念成為華語流行歌壇的一張經典之作。

 



兩度錯失成名機會

 

1970年代後期在台灣興起的校園民歌運動為台灣歌壇造作許多優秀人才,李麗芬也由此發跡。她16歲開始學吉他,老師覺得她歌唱得不錯,介紹她去一些西餐廳駐唱,讓她年紀輕輕就累積了一些粉絲,其中一位大姐知道了當時培育不少民歌手的海山唱片正在舉辦第二屆《民謠風》歌唱比賽,幫她報了名還陪她去比賽,她居然也一路過關斬將地捧回第一名獎盃。當屆的第二名是鄭怡,第三名是蘇來,第四名是蔡琴,這三人後來都成了校園民歌的代表人物,反倒是拿第一名的李麗芬在民歌時期的知名度大不如三人,會有如此局面的緣由在於,海山唱片要幫當屆前十名得獎者錄製合輯時,人已到了錄音室的李麗芬擠在人群中,突然對唱歌、成名等等覺得一陣茫然,興起把機會讓給別人的念頭後,她就背著吉他離開,放棄了入行成名的大好機會,卻也可由此看出她很有個性的那一面。

 

沒錄合輯的李麗芬繼續回到民歌餐廳駐唱,她的聲音第一次被錄製出現在唱片裡,是後來成為「丘丘合唱團」團長的邱晨於1980年的專輯《邱晨的季節》中,而她的名字第一次掛名出現在唱片上,那可是華語流行音樂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是後來叱吒華人流行音樂市場幾十年的滾石唱片的創業作,於1981年發行的李麗芬與吳楚楚、潘越雲合輯《三人展》。當時初創的滾石覺得做一張個人專輯有些冒險,因此企劃一個三人合輯來試試水溫,李麗芬在這張專輯中有〈激盪〉、〈一顆沙粒〉、〈海鷗飛吧〉3首歌曲,那時候校園民歌已經走到末期,大眾對於一些清新簡單卻無關痛癢的歌曲早已有點膩了,李麗芬的這3首歌,在曲調、唱法上都試圖做出不一樣的探索,可算是她後來風格突出的個人專輯的一個預告。

 

合輯發行後不久,身兼滾石唱片員工的吳楚楚,與同事彭國華出走滾石另外成立飛碟唱片,潘越雲與滾石簽約,發行了首張個人專輯《再見離別》;喜歡自由,不想太有侷限的李麗芬,則是認為自己唱得還不夠好,也還沒做好面對媒體及大眾的準備,又一次轉身離開,放棄了與滾石簽約的機會。如此又過了5年,這期間李麗芬繼續駐唱,演唱西洋歌曲並跟不同的樂手合作,特殊的嗓音和優異的唱歌實力累積出名聲,促使音樂製作人陳玉立以及從木吉他合唱團出身的張炳輝找上了她,這次李麗芬準備好了,終於在1986年推出她的首張個人專輯《梳子與刮鬍刀》。

 

新潮前衛風格受矚目

 

這張專輯各方面都透露出異於尋常的特質,當時所謂「概念式專輯」在華語歌壇還不多見,製作團隊和李麗芬倒是雄心勃勃的想做出一張概念專輯中的指標。《梳子與刮鬍刀》是專輯名稱也是主打歌名字,為何會用這麼日常的用品當作名稱?梳子是女性天天會用到的東西,刮鬍刀則是男性用品,他們想在專輯中展現都市裡男男女女的日常煩惱、探討都市生活對他們的影響,專輯文案寫著:「刮鬍刀銳利、冰冷、絕對地直線,可以直接切入事物的斷面,呈現事實的真相,乾淨俐落。梳子則十分地女性,溫和親切地梳理那一頭永遠梳了還亂的長髮,正如梳平那剪不斷、理還亂的心事糾葛」。李麗芬有著華語歌壇中少見的低沈渾厚女中音,嗓音不走溫柔嬌媚路線,有時甚至有近似男聲的磁性和瀟灑感,正適合來詮釋這樣一張專輯。

 

專輯不以一般習慣的A面、B面稱呼,而是分成「刮鬍刀面」和「梳子面」,「刮鬍刀面」的歌曲濃烈、陽剛、銳利,大膽揭開層層生活的假面,呈現現代人的悲喜、無奈、荒謬;「梳子面」的歌曲則陰柔、細膩、婉約,是現代女性最深沉的告解,是深夜閨閣的私密私語。扛起詮釋這些概念的歌詞創作重任的是童大龍,這名字聽起來陌生,其實是詩人夏宇的另一個化名,她比較常用來寫歌詞的筆名是李格弟,從80年代初期開始寫歌詞,包括張艾嘉、齊秦、薛岳、趙傳、陳珊妮、陳綺貞、田馥甄都唱過她的詞,近年最為大眾熟知的歌曲就是蔡依林的〈Play我呸〉;專輯一共9首歌,有8首是她寫的詞,搭配陳玉立、劉偉仁、陳秀男的曲,她同時也和作家陳克華一同撰寫專輯的文案。她的歌詞創作風格在深刻引人省思之餘卻又幽默、生活化,像是主打歌〈城市英雄〉裡唱著:「每天早上我都看見你匆匆忙忙走在馬路上,帶著一付冷漠的臉孔和一顆焦燥的心靈,你已經有點老,老得來不及離家出走,……你有三雙皮鞋五條領帶和一份固定的工作」,陳玉立的曲以當時華語歌壇不太出現過的雷鬼(Reggae)音樂風格呈現,搭配李麗芬的嗓音及唱功詮釋,無奈的都市生活意象躍然眼前。

 

專輯同名曲〈梳子與刮鬍刀〉用日常的事物來比喻城市人的自尋煩惱,編曲有著New Wave的味道又穿插Metal風格的電吉他獨奏。〈關於我〉歌詞短短的60幾個字卻發人深思,多年後林宥嘉也在專輯中重新翻唱。〈薔薇女子〉唱出現代都市女子想愛又不敢去愛的矛盾心態,李麗芬也以不同的唱腔做出詮釋。在造型上,李麗芬梳著類似男人油頭的短髮,戴著墨鏡,既帥氣又神秘,出自現任凱渥創意總監洪偉明之手,封面的攝影及設計則是杜達雄,加上編曲陳志遠,樂手群游正彥、倪方來、郭宗韶、黃瑞豐,以及錄音師徐崇憲與王基光,全都是台灣唱片產業的一時之選。這張專輯在各方面的高水準及獨特性,使其獲得極高的評價,後來被選入「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之中。

 

可惜的是,這個作品定位的目標群眾屬於比較成熟一點的都會上班族,對當時會購買專輯的主流族群青少年來說,實在難以體會造成共鳴,使得專輯叫好不叫座。出師不利的李麗芬後續零星發了兩張不太暢銷的專輯,直到1993年她「重回」滾石唱片的懷抱,在製作人小蟲操刀之下,才被打磨出不一樣的光芒而終於成為廣被一般大眾知曉且歡迎的歌手。即使如此,《梳子與刮鬍刀》仍然是一張了解華語概念專輯發展脈絡,以及李麗芬在〈愛江山更愛美人〉之外駕馭不同曲風的功力所在的代表作。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