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影響深遠的一把火,讓為音樂演出產業帶來許多養份的中華體育館化為烏有
2020.07.31
18:21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對流行音樂產業來說,在那個台灣本地舉辦演唱會的風氣正要萌芽的時候,中華體育館是維持著那小小火苗不滅的重要地點

 

台北小巨蛋是現在台灣開演唱會的指標場館,華語歌手都把登上小巨蛋舞台當作生涯目標之一。在小巨蛋還未誕生前的台北市曾有一段大型場館空窗期,原因正是集目前台北小巨蛋、世貿展覽館、台北體育館等多個場館功能於一身的中華體育館,因為一場大火而化為烏有,也把許多人的年少回憶就此帶進歷史。雖然只是一個活動場館,中華體育館的成立和歷程竟也緊扣著台灣幾十年來的國際情勢和政治經濟發展。

 



 

為舉辦亞洲盃籃球賽而緊急建成

 

中華體育館舊址位在現今台北小巨蛋的斜對面,南京東路四段與健康路口。1960年代,台灣在國際上已經開始受到中共排擠和打壓,籃球協會好不容易爭取到1963年第2屆亞洲盃籃球錦標賽在台北舉行,原定的比賽場地三軍球場卻拆除了,當時台北市甚至全台灣,完全沒有一座能舉辦國際籃球比賽的場館,但若因此放棄舉辦就丟臉丟到國際上了,也會對微妙局勢下的國際地位有所影響,所以各界都緊盯著這個問題要如何解決。政府提出的一些計畫,都因為鉅額經費或場地取得有困難而胎死腹中,眼看著只剩下7個多月的時間,心急如焚的籃協主委易國瑞輾轉找上了泰國華僑林國長。當時爭取海外僑界的認同也是台灣和中國勢力角逐的一大戰場,台灣提出許多優惠條件鼓勵華僑回國投資,林國長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響應號召來到台灣的,他當時已是僑泰興麵粉廠董事長,創辦的中泰賓館也正在興建中。經過易國瑞奔走協調,林國長提供興建的資金和土地,在短短十幾天內就設立了中華體育文化活動中心基金會作為中華體育館營運單位,1963年3月28日動工興建,10月31日舉行落成典禮,僅花了7個月完成如此龐大的工程,也創下一個紀錄。

 

(中華體育館外貌) 

 

中華體育館建造花了新臺幣3千萬元,建築面積1千坪,高度約4層樓高。內部以圓形環繞,完全沒有柱子,觀賽視野良好,可容納約一萬二千人,共有13個出口,據說可以在12分鐘內完成一萬多人的進出場。看台座位分為四大區,共有27層。完工後不僅順利舉辦了亞洲盃籃球錦標賽,更因為身為台灣當時最大室內場館,地處交通方便的市中心,周遭腹地也寬廣,立刻成為各種大型活動的首選。1977年威廉瓊斯盃籃球賽成立以來就固定在中華體育館舉辦,在台灣退出聯合國也喪失國際奧會會籍、運動選手無法參加國際體育競賽的外交困境中,瓊斯盃成了與國際籃壇交流最重要的窗口,也因此讓中華體育館有「瓊斯盃聖地」的封號。除了多項體育競賽,包括國慶晚會、自由日慶祝大會、蔣中正總統祝壽晚會等政治性活動,中國小姐選拔、金馬獎頒獎典禮等藝文活動,和美國工業機器展覽會、歐洲工業機械展覽會等商業活動,全部都在中華體育館舉辦過,可以說是包辦了體育場館、集會大廳、商展會場等所有功能。

 

為流行音樂產業帶來眾多養份

 

對流行音樂產業來說,在那個台灣本地舉辦演唱會的風氣正要萌芽的時候,中華體育館是維持著那小小火苗不滅的重要地點。西洋音樂教父余光在1983年4月 30日首度引進有多首Billboard排行金曲的空中補給樂團(Air Supply)在中華體育館開唱,成為史上第一組來台演出的西洋樂團,此後他們頻頻回訪開唱,至今已有17次,堪稱最愛台灣的西洋樂團。另外像是灰狼LoBo、Paul Young、 Cutting Crew、Miami Sound Machine、唐尼與瑪麗、Bee Gees的小弟Andy Gibb等的台灣演唱會都是在中華體育館舉辦的,這些西洋歌手不僅為年輕人帶來青春回憶,也為台灣的表演市場帶來許多養份。台灣本地的部分,羅大佑於1983年12月31日在中華體育館舉辦他第一場個人演唱會,雖然是在當年的最後一天,不過當時還沒有「跨年演唱會」的概念,依舊是晚上7:30開唱;要等到3年後的1986年,滾石唱片在中華體育館舉辦《快樂天堂》演唱會,從晚上8點唱到午夜,成為台灣跨年演唱會的始祖。1984 年1月7日、8日,鄧麗君的《15周年巡迴演唱會》連開兩天創下新紀錄;「蚱蜢王子」李恕權在8月11日開唱;以《一樣的月光》造成黑色炫風的蘇芮,10月20日的演唱會集結吉他手游正彥、鼓手黃瑞豐、鍵盤手陳志遠、鋼琴手陳玉立、貝斯手郭宗韶,被稱為是台灣音樂史上空前的組合,影片至今仍在網路上廣為流傳。1986年12月24日,飛碟唱片也仿效滾石唱片的模式,辦了一場群星參與的《飛碟穿越1987演唱會》。

 

日後成了台北市文化局長的倪重華(倪桑),當時成立真言社以舉辦演唱會為主要業務,1988年他們破天荒找來已是R&B音樂大神級人物的美國盲人歌手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香港的百變天后梅艷芳、來自德國風靡全球的歐陸舞曲組合摩登語錄(Modern Talking),接力來台在中華體育館舉辦演唱會,以三場1500元套票的方式販售,從未出現過的售票方式和大家想不到會來台開唱的陣容,造成莫大的轟動。吸取國外演唱會製作技術的真言社趁勝追擊,挑戰自製大型演唱會,預定當年11月25日起在中華體育館連辦三場齊豫齊秦姊弟的《天使與狼》演唱會,整場演唱會斥資上千萬,演出前一週門票已經賣出七成,讓倪桑有如吃了定心丸,就在一切看似順利的時候,出現了那改變很多人命運的一把火!

 

(齊豫齊秦姊弟的《天使與狼》演唱會是中華體育館火災的受災戶)

 

 

台灣演唱會生態因此受創停滯

 

鴻源投資機構在1988年11月19、20日兩天租借中華體育館舉辦4周年慶團結大會,20日傍晚啦啦隊表演時,工作人員不顧館方保全員阻止,在館內施放沖天炮,炮火竄進40公尺高的屋頂防水層引發大火,警方雖然立刻派遣大批消防救護人員前往救災,但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體育館屋頂幾乎全毀,場館也暫停使用。這場火的最大受災戶除了中華體育館本身,當然就是5天後要辦演唱會的倪桑了,他緊急商借到對面的市立體育場,把三天的室內演唱會改成一場戶外演唱會,原本售出的門票無條件接受退換。只是原本室內的票價較高,加上三場共三萬人改成一場二萬人,以及臨時改變原本四面台的舞台設計為單面台的花費,雖然演出還是如期完成,但是倪桑慘賠了七、八百萬。

 

中華體育館燒毀後,雖然鴻源機構承諾會賠償並完成整修,但不久後鴻源就因為非法吸金而倒閉,中華體育館也全部拆除。日後雖然曾有重建計畫,但又因資金問題停工,幾番折騰之後,林國長之孫林命嘉已決定原址重新再開發,不再做為體育館用途。這一把火燒掉了台北市最大的室內場館,讓台灣的體育活動和演出活動都大受傷害,此後瓊斯盃流浪多處舉辦,很多老球迷表示,瓊斯盃從此氣勢和盛況就差了很多;而大型演唱會也一直找不到適合的室內場地舉辦,讓台灣的演唱會生態停滯多年,直到整整17年後才盼到台北小巨蛋的誕生。至於倪桑,因為沒有地方可以再辦演唱會,他只好放棄,改把重心轉移到唱片上,也因此才有了後來發掘林強、伍佰、張震嶽、豬頭皮這些華語歌壇的重要歌手,如此看來,還真不知這把火燒得對不對了。

 

 

圖片來源:《放言》編輯部提供、翻拍網路資料照片

 

延伸閱讀